台灣流動數據市場不經意被邊緣化

九七年在中文大學畢業的Nik,還記得在校的幾年,台灣的講師買少見少,內地的講師越來越多。回歸後到社會工作,Nik漸漸覺得頗有好感的台灣離自己越來越遠。反而,每天看的新聞,接觸的人和事,都跟內地有關。除了音樂和阿扁還是經常在Nik生活圈徘徊,就連以往常到的仙跡岩也漸漸消失了,換上的是王家沙,新吉士以及一家又一家的上海菜館。

Nik置身流動數據業,行業中的”天子驕子”自然又是中國市場。一家又一家上市納斯特,香港主板和創業板的流動服務供應商,全都是把所有或至少絕大部分生意集中在中國市場。至於台灣,就連做得最好的服務供應商,居然也搶不到資本市場的眼球。

Nik的公司是家中小企,雖不至於看扁台灣市場不夠大,但由於資源有限,數年前開始進軍內地市場,台灣市場只得被逼擱在一旁。直至最近,由於合作伙伴要求同時將產品往台灣銷售,對台灣市場完全生疏的Nik才被蜀中無大將的公司派往當地。

兩年沒到台灣的Nik,發覺台灣的流動數據業已不是他所理解的市場。首先,市場已經完全整合,泛亞,和信,東信三家網絡商都先後被收購了,不算只覆蓋台北的PHS網絡商,主要的只剩中華,遠傳和台灣大哥大,瓜分二千多萬的人口。三家網絡商的市場分額相約,用戶都達七百萬以上。服務供應商跟它們合作,生意量容易達到臨界點,市場健康得很。再加上用戶十來萬的亞太行動寛頻這家CDMA2000 3G網絡商,走在前線的服務供應商亦不愁找不到網絡商合作。

當然,健康的市場不單是網絡商和服務供應商而已,還需手機廠,而這亦是讓Nik刮目相看的。兩三年前才剛起步的台灣本土手機廠如BenQ和OK WAP等,今天已在從諾基亞和摩托羅拉等國際廠商手上搶得不少市場份額。部份手機廠更和服務供應商開展了合作,讓整個流動數據市場變得更完整。

除了市場基建外,Nik跟幾家網絡商的初步交談中,亦發現跟網絡商合作,原來還有其他可能性。台灣的網絡商很友善(Nik相信跟榮華餅店的手信關係不大),態度開放,不但合作模式跟i-mode和夢網相似,讓服務供應商自主並分成內容收入的百份之七十五至九十,還樂於提供不同形式的宣傳和其他支援,如在WAP門戶網站上設”跑馬燈”(替換式橫額廣告)以宣傳某些服務,讓服務供應商在分店放宣傳單張等。其中,台灣大哥大更免費提供不同型號手機和SIM卡予服務供應商測試。

最讓Nik眼界大開的還不止於此,而是網絡商不但未有要求獨家提供內容,反而將服務供應商向其他網絡商合作視為必然。其中一網絡商更親自向Nik教路,提供跟別家網絡商合作的心得!

當然,家家有本難唸的經,Nik對台灣市場的”再培訓”才剛開始,往後會遇到甚麼問題仍是未知之數。但Nik可以肯定,台灣市場絕對值得港商重視,現時的輕視只是台灣在港商的議程上不經意被邊緣化了的結果。

可能是最後一個進軍香港流動數據市場的日本人

日本的漫畫內容向來豐富,作為漫畫王國,其產量非常驚人,比所有其他國家加起來還要多,且不少均有在外地出版,部份如龍珠、Slam Dunk等,更可說是整個亞洲區的經典──差不多可以說,沒看過的,不能說是漫畫迷。這些漫畫及經典卡通角色,大部份在日本都有其相應的手機服務。這些服務一般由服務供應商向發行商或作者取得授權,再開發加工成為手機上的產品,然後在i-mode、EZ-web和J-Sky(現Vodafone LIVE!)上推出。

日本人S從事貿易多年,穿梭港日兩地,對於日本文化、商品如何浸透香港有深刻了解。人面甚廣的S,於從事流動數據業的朋友口中,得悉日本的流動數據市場漸呈飽和,而且規模越來越大,非集團式經營的“散戶”要站得住腳,日益困難。具商業眼光的S於是萌生出口日本手機漫畫內容的念頭。自然而言,S把首個目標鎖定在香港。

透過朋友,S認識了從事了流動數據業幾年的港人J,打算透過J實踐他的鴻圖大計。

一個驕陽似火的周末,在半島酒店的咖啡廳,施施然從房間下來的S向跑到來已是滿身大汗的J介紹他的商業計劃。J了解到,除了多年來在賺得的資本,S的最大本錢就是其極廣的人面。S自信能取得所有日本經典漫畫的授權(S笑著說,唯有多啦A夢和曾是美國動畫電影票房記錄保持者的比卡超是例外),要求J配合其他的工作,如內容轉換、本土化、向網絡商銷售、編輯和結算等等。S對那些經典漫畫手機服務在日本的成功將在港重演深信不疑,嚷着要J對收入作出預測。

J本無潑冷水的意思,況且現在是生意跑上門。只是,類似的故事,J在近年已經見過很多遍,深深明白假如日本的內容供應商沒有一個合理的期望,倒頭來只會是失望離場,而且一去不回,於是以一些相近的項目的數據為參考,提供了一些保守但合理的預測。S聽罷卻是眉頭大皺,認為以往收入的偏低只是內容不夠強勁所使然。J唯有不厭其煩,第一百零一次向業外人士解釋有關香港的流動數據市場生態未成型,數據服務定價偏高等情況。雖有替公司和香港“倒米”之嫌,起碼是盡了作為生意伙伴的基本責任。

幸好,S聽罷並未因此打算取消計劃,仍然相信香港的基本條件紮實,流動通訊浸透率高,對知識產權有一定保障,因此對於日本手機漫畫內容在港的長線前途感到樂觀(J暗自慶幸並未“唱衰香港”,且以一身臭汗和一個假日的下午換取了一個來港投資者,自覺做了好事)。S希望J能提出修改建議,共同制定一份可行的商業計劃,尤其是如何在市場真正活起來之前的過渡期,負擔知名內容發行商高昂的最低保證金。

於是,香港的流動數據市場的又增添了一名生力軍。J隱約感到,假如自己不能替S在港取得成功,他可能會成為最後一個帶著資本進軍香港流動數據市場的日本人。

國內首部短訊連載小說《城外》

廣東文學院簽約作家,內地暢銷長篇小說《紅馬》的作者千夫長,近日剛完成了國內首部短訊連載小說《城外》。

還未在任何地方發表的《城外》是一篇五千多字的情感小說,講述成年人的婚外戀。《城外》的每個篇幅連標點符號只有七十字,正好能透過一條短訊發送,而且這個字數的限制,寫得非常精巧,不廢一字一標點,精雕細琢,務求讓用戶把每個篇幅深刻記著、儲存、轉發、流傳。

自然而言,《城外》讓人聯想到內地大行其道,由專業“短訊寫手”創作,約七十字一篇的搞笑段子和雋永語句。據介紹,兩者的不同,在於目前市面短訊寫手的創作是獨立的、割裂的,而《城外》的內容,則不單能獨立成篇,而且篇與篇之間始終連續的按故事情節發展,既獨立,又連續。如內地書評人楊華的所說,“雖然外型變成了微型結構,但是卻保留了長篇小說的氣質”。

寫作手法離經叛道的《城外》,發表方式也一點不傳統──千夫長正計劃讓一些電訊機構(大概將都是服務供應商)競標。礙於短訊服務在港的價格高企和不流行,相信本港的網絡或服務供應商願意支付版權費推出《城外》連載的機會相當渺茫。

筆者一直慶幸生在香港,可欣賞到包羅萬有、各適其適的電影、音樂、書報雜誌等,電影總是看首輪的,雜誌來自世界各地,木子美的《遺情書》亦是垂手可得,但這回倒慶幸長期在大陸工作,能於稍後時間讀到《城外》。雖然,千夫長亦正考慮將《城外》結集成書,出漫畫甚至拍成網絡電影,又或者,在正版盜版不分的國內網站很可能找到《城外》全文,但若不是以短訊形式閱讀,並透過短訊跟朋友分享,肯定會失去不少短訊小說本身的意義和樂趣。

不少業界人士婉惜香港的短訊市場因為價格、輸入等因素沒發展起來,雖然筆者作為短訊迷,使用短訊比話音還多,卻一向對此不甚了了,覺得只是不同地方不同文化而已。可是,如果因為短訊市場的缺憾抹殺了一個新的文學載體,卻頗感惋惜。

相對內地和台灣,香港文字創作從來就不成氣候。即使獲重視的“創意工業” 涵蓋面甚廣,亦沒怎麼提到要推動文字創作。其實,從傳統的爬格子到網絡小說,再到近期的BLOG,創作越來越講求互動性、時代觸覺、國際視野,亦夾雜了其他媒體的原素,正在逐步貼近港人的生活。若能讓小學生以短訊創作段子,把會考試題定為短訊小說一篇,想想也覺有趣。今日的首部短訊小說誕生在不被視為文學先鋒的廣東,誰敢保證數年後的“短訊文學鉅著”不會在香港誕生?只可惜,如果連最根本的條件,一個廉宜、流行的短訊傳送平台也沒有的話,本港的文字創作愛好者對這個全新文學載體,相信亦唯有卻步的份兒。

港人要返樸歸真,原來很難。

有“心機”做好數據業務──中國移動推訂製手機

本欄於四月二十二日“手機的訂製與不訂製之間”一文談過流動網絡商與大手機廠之間就訂製手機的角力。言猶在耳,中國移動在五.•一七世界電訊日宣布,將在全國推出自己的手機品牌──“心機”。

所謂“心機”,其實就是一批由中移動選定,特別適合使用數據業務的手機型號,當中包括摩托羅拉、諾基亞、NEC、三星和索尼愛立信等。選定後的這批手機會被加入一些方便上網的功能及貼上“全球通”或“動感地帶”的品牌,並與一系列為該兩個用戶群訂製的內容綑縛推出。“心機”推出的目的是由網絡商主導,加快流動數據產業鍵的發展,改善用戶經驗,從而推動整個市場。

本月十二日,首批的“心機”已率先在廣州開始了路演,並將於本月底在廣州和深圳付運。據悉,由於廣東移動於去年底已大規模推出過“一元購機”的補貼手機計劃,這批“心機”會較集中在“動感地帶”這個以年輕人為主的用戶群,並“保守地”先付運約二萬部。“心機”由省公司集中採購。市公司分銷,由於大量採購和買機時付帶合約,一般的機價都很吸引。

“心機”的現有模式,跟數碼通在港推Sharp GX系列手機的手法頗類似,但更向前走了一步──建立了自己的手機品牌,又訂製了和品牌相呼應的內容。但相對日本DoCoMo的訂製手機模式,“心機”距離真正的訂製手機卻還有一段路。一,用戶對手機的認知,很多時還是以手機的生產商和型號主導,如NEC N830,中移動未有把它命名為如“心機830”,市場和用戶當然亦只能稱它為“NEC N830”了;二,中移動就“心機”草擬的手機規範,現階段還只是比較表面的原素,如統一加入以夢網的“M”為標識的上網鍵(按一下進入為“全球通”或“動感地帶”飾選的內容,長按則進入一般的夢網)、開機和關機畫面、外殼上貼品牌等,至於其他如瀏覧器、WAP和Java的標準、屏幕大小、鈴聲格式等牽涉到較多改動,甚至要在設計階段時考慮的規範,則未有在第一批“心機”包括。

“心機”的推出,無疑將使得現時手機在訂製與不訂製之間的角力,向訂製一方(即網絡商)傾過去。對本身品牌和設計的堅持,相信只會是一級歐美手機廠的考慮,對於中小手機廠而言,面對中國手機市場的增長放緩和劇烈競爭,中移動的大訂單絕對值得設計成本的增加和品牌較應的淡化,況且,以中移動的品牌加上甚至取代自己的品牌,更能強化原本不夠強的中小手機品牌。至於日本的大廠如NEC,由於在日本早已適應了這種模式,而且反正產品的設計以中國市場為主導,相信會是這個模式的贏家。

最後,這肯定亦是香港手機品牌如權智Xplorer的重要契機,只要能拿到一張“心機”的訂單,必將能打開香港手機進入中國主流市場的先例。且看權智能在港商久攻不下的中國通訊設備市場找到出路。

香港容不下專業電訊雜誌


信報 2004.06.17

K因工作關係,經常往返內地。K頗具彈性,內地的交通、飲食、居住環境都覺得沒問題,就是無法適應當地的媒體。電影的話,與其說K是貪便宜看盜版,不如說根本很多時K想在電影院看電影也不行,最近的《江湖》就是,不但電影院沒得放,而且內地版本也改得太離譜。書報雜誌呢,相對於香港的百花齊放,來自世界各地的雜誌包羅萬有,內地就更是差太遠。流行曲的情況,或許要好一些──除了盜版碟的製作太精美,讓K總是不太確定自己買的是否“真正的”正版之外。

每當K回港,總在旺角、銅鑼灣那些有上百款來自世界各地的報章、雜誌、漫畫的街邊報攤看過沒完沒了(報攤東主一般都當K是自遊行來港)。幾個月前,K就是在這個情況發現《Te1ec0m》這本雜誌。也是電訊行業中人的K自然而言地買來看看。翻了幾翻,K覺得《Te1ec0m》雖然印刷說不上精美,但談的內容如3G發牌、第二類互聯、流動數據等,都是業界真正關心的議題,而且都是較重分析,寫來比較深入,不作花巧,整部雜誌做起來頗為專業。翻着翻着,竟覺雜誌有種莫名其妙的親切感。細想之下,原來的親切感來自《Te1ec0m》跟內地電訊雜誌的雷同。K在國內常看的《通信世界週刊》、《移動信息》、《西部通信》等,都是用這類編輯方針。為表支持,K於是向出版商訂閱了一年這本只出版了幾期的月刊。

不料,前陣子K卻收到退回的支票,原來《Te1ec0m》已無法經營下去了。感激出版社沒兌了自己的支票才結束之餘,K心中暗下結論,原來沒有明星偶像作封面,沒教讀者以攝像手機拍美女照片的電訊雜誌,在香港是沒有市場的。

這也讓K記起了8、9年前,當互聯網還是剛興起的時候,自己以自由供稿人的身份參與的一本名為《電腦專業》的雜誌。雜誌以電腦、網絡的行業為主要議題,探討其發展,與及對不同行業以至社會的影響。K記得,當時的老闆說,出版這部雜誌是因為看準了市面上沒有一些從專業角度出發的電腦雜誌。回想起來,K的老闆是看對的,問題只是,這種雜誌當時在港根本沒有市場,這亦是《電腦專業》即使內容做得很好,還得在出版數期後結束的主因。

不過,K其實一點不看扁以偶像、AV產品作招徠的雜誌。K很相信社會需要多元化,一個社會,既需要八卦的《蘋果日報》,也需要悶蛋的《信報》。缺少了前者的內地,和缺少了專業電訊雜誌的香港,同時讓K覺得渾身不自在。(在K眼中,台灣的書報雜誌還“真不賴”。)

當政府以至各界都說香港有望成為區內電訊中心(甚至有人認為,現在已經是了),因著2006年ITU電訊展在港舉辦而興奮不已,卻原來香港連一本專業的電訊雜誌也容不下,不得不說是個諷刺。

“或許還是香港的明星、偶像來得更強一些吧” K想。

中國流動數據業的後短訊時代

國內的電訊顧問公司諾盛(Norson)本周一發表了一份新的市場研究報告,題為“Post-SMS Mobile Data in China: The Shift to WAP”(中國的後短訊流動數據:向WAP的演化)。

諾盛的報告雖售一千八百美元,但對要制訂進入中國這個龐大的市場策略的大企業來說,自是物有所值。基於報告的售價,筆者無機會看報告內文,但單從標題和節錄看來,報告的主調就已經很清楚──短信市場已逐漸達到飽和,WAP是明日的新星。

如兩周前本欄“內地流動數據市場迅速整合”指出,國內的十大SP大部分已經上市,而剩下的亦紛紛在籌備。言猶在耳,即時通提供商驣訊(QQ)上周宣布將在本港主板掛牌。驣訊在短訊時代收入首屈一指,這次招股,或許正是一個分水嶺,標誌着國內流動數據市場從短訊到後短訊的階段性發展。

而報告使用“後短訊時代”描述市場狀況,而非直接用“WAP時代”,亦顯示市場上並未達到WAP便是短訊的“接班技術”的共識。事實上,市場上的確眾說紛紜,彩信(MMS)的支持者下滑不少後,有人認為KJava才是明日之星,有人則看好彩鈴(聯通稱“絃鈴”、韓國SK-Telecom稱“Color Ringback Tone”、個別港網絡商稱“接駁鈴聲”),亦有人覺得短訊將會一直發展下去,地位無可替代。

以上不同的觀點,短訊長期領導的看法最是可圏可點。很多外商,尤其來自是日本、韓國的公司,對於WAP將逐漸取代短訊深信不疑,認為在所有社會,媒體的發展都是由較簡陋、文字主導,向聲色畫、多媒體演變。筆者雖然同樣十分看好WAP的前景,但對短訊是否會在三年甚至五年內被取代卻很有保留。畢竟,每一個國家──尤其中國──都有自己獨特的歷史、文化和經濟背景。很多香港人看幾百個中文字已覺得多,但筆者國內的同事卻是日常的電郵,動輒便是上千字。相對於日本,中國就更極端了,作為漫畫王國,日本人喜歡以圖畫、表格等去表達概念,國內的思考模式卻都是文字。筆者就看過不少國內的Powerpoint文件,基本上只是一份橫放、字體較大的Word文件而已!

所以,斷定短訊一定會在圖像、彩屏等技術成熟後被取代是不智的。其實,兩、三年前,當香港、日韓等公司初次進入內地市場時,紛紛以國外的想法硬套在國內,將資源投放在WAP的相關服務,最後,領前的短訊SP全是國內公司的天下,可說是為了忽略中國市場獨特性上了寶貴一課。

說是老半天,有兩點倒是不容置疑的。一、國內短訊市場是否逐漸飽和雖未可料,但要在現階段加入這個市場,唯有進行收購一途;二、後短訊市場相對小和不成熟,彩信、WAP、KJava、彩鈴、互動語音系統(IVR)等市場都在高速增長,潛力很大,要以自然增長“逐鹿中國”即使很難,至少仍有一點希望。

中國流動數據業後短信時代,是港商錯過了短訊的巨大商機後的另一次機會。

本港電訊人材吃香

筆者昨天跟三個朋友接觸,碰巧有人在求職,有人在轉職,也有人在尋人。

身在北歐的朋友L發來電郵,表示正為人手短缺煩惱,手頭有數個職位空缺,要找人轉介。細問之下,L對幾個職位的要求合理,而且所提供的待遇非常吸引(比筆者的好多了),加上L的公司在全球業界享負盛名,筆者以為這個順水人情,應該容易辦。問問身邊的朋友,情況卻剛好相反。擁有相符經驗的朋友,不是已有好工作,就是正準備悠長假期旅遊去,好像已經“賺夠”的樣子。幸好一位工程師朋友T正好約滿,回復自由身,聽到空缺後稍有興趣試一試,但還並不很雀躍,一副不太在乎、一試無妨的態度。

另一個朋友W,在本港某3G網絡商工作過一段時間,在兩年前已開始接觸3G,對3G的設備和手機都有深入了解。離開了該3G網絡商後,在另一電訊公司工作,常抱怨工作缺乏挑戰性。W昨天來電,表示UT-Starcom邀請其到杭州面試3G產品經理一職,負責3G產品線的開發,要問筆者意見,是否應到杭州跑一趟。

筆者聽罷只有羨慕的份兒,UT-Starcom由在美念書的“海歸”回國成立,短短日子,憑PHS小靈通手機和設備取得極高的市場佔有率,而且公司業績一直保持增長,上市納斯特以來,表現一直不俗。如今UT-Starcom以既有的優勢轉攻3G產品,因著其跟中國電信、網通的緊密關係,且市場盛傳兩家固網商至少其中一家將獲發TD-SCDMA牌照,估計TD-SCDMA手機和設備將是UT-Starcom的其中一系列3G產品。擔任這個產品經理,負責的都是最先進的中國本土開發,對筆者來說是夢寐以求的工作,但對這位擁有專業知識的朋友來說,竟像是個無可無不可的選擇!建議朋友W值得花幾千塊同杭州跑一趟,W卻說機票是UT-Starcom負責的……筆者啞口無言。

上星期公布的本港就業數據,失業率雖然繼續回落,但仍然高企,而且,經濟預測的“大好友”香港政府,亦預期失業率將不可能回復以往的低水平。然而筆者身處的電訊市場,“工作找人材”的情況卻比比皆是。明顯,香港正面對人材錯配的問題,一方面教育水平較低的一群找不到工作,一方面高教育水平、經驗豐富的人材難求。

更令人憂心的是,該一小撮人材,甚至還有流出香港的傾向。以流動電訊業為例,香港較內地的推出要早好幾年,內地公司向香港公司挖角的自然不過的事,而以現今國內公司的待遇與及內地生活水平的改善,香港的人材選擇離港亦是個很理性的決定。針對這個現象,相信本港的3G網絡商大可考慮像DoCoMo和KDDI的模式,向內(外)地公司提供3G及其他新業務的顧問服務,一則可開拓新的收入來源,二則可減少人材被內地公司吸納離港,一舉兩得。

內地流動數據市場迅速整合

不知怎的,今年的五.一七世界電訊日特別安靜,國內網絡商、手機廠和設備生產商的發布寥寥可數。反而,搜狐於當天宣佈以一千八百萬美元現金收購在中國移動WAP夢網提供鈴聲圖片下載服務的吉菲爾(GoodFeel),倒讓市場起了一場小哄。

其實,除這個與及去年新浪對訊龍的收購外,市場上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收購一直在發生,只是部分收購方不是上市公司,作風比較低調,不作消息發布而已。如據日本方面的新聞報導,聯通的牽頭SP華友世紀,就於上月收購了在WAP夢網提供鈴聲圖片下載服務的因特普斯(Nihon Enterprise)。另外,市場亦盛傳,某兩家專注於KJava遊戲開發的公司將被某私人美國公司收購,正式揭開外國公司透過收購拿中國流動數據市場入場券的序幕。


信報 2004.05.27

除收購合併外,國內的SP上市亦是一個趨勢。除各大門戶網站新浪、搜狐和網易、Tom Online和較早前於納斯特上市,標誌著市場對國內“純種”SP的認同的掌上靈通外,若再加上佔創業板香港網的大部份收入的掌中萬維,國內十大SP,已上市的共有六家之多。假如剛剛大跌的股市能重拾升軌,投資氣氛再度轉好的話,騰訊(QQ)、美通、空中網和華友世紀很可能會如市場預期般逐一上市。屆時,國內十大SP將全是上市公司!

當然,收購合併和上市這兩項資本活動,本身又是相輔相成的。未上市的公司進行收購合併,目的大都是希望讓生意規模大得足夠上市;而上市集資的目的,很多時又是為了要進行收購合併。掌上靈通的首席執行官楊鐳於上市時就明言:“我們在這個行業肯定會進行併購,目標是一些在產品上有領先優勢並且和靈通有互補性的公司。”

由此可見,國內的移動數據市場正在高速整合,對短訊市場而言,收購已是入場的唯一途徑。至於WAP、KJava、MMS、彩鈴等後短訊市場,入場亦已日益困難,因為一則中國移動和聯通正不斷提高SP門檻,二則各個在短訊市場領跑的SP憑藉上市得來的資本,不斷收購在後短訊市場做得成功的公司,突變成為橫跨不同技術的電訊增值服務領跑公司,新公司要在任何一個新興市場站穩陣腳,都不容易。不少人預測,市場只能容納十家主要SP,甚至有人認為,最終只有五家能剩下來。

總之,現在國內的流動數據市場,在資本市場尋求出路的公司越來越多,努力尋求自然增長(organic growth)的公司買少見少。就如一篇國內的網上評論文章到位的描述:“有人上市發財,有人苦苦支撐;有人靠技術掙錢,有人拿 “技巧”圈錢;有人盼着被收購,有人想收購別人……”

而香港這個資本活動的天堂,固然亦不甘落後於祖國。市場雖小,還是有創業板的公司不斷以收購壯大自己。大的Tom Online和香港網等自然不用多說,小的亦有早前收購Mobile Mode的M-Tel和上周剛收購M Dream Mobile Entertainment的聯夢活力世界等,好不熱鬧。

至於本港那些稍具理想、目標以自然增長從香港紥根再打入國內市場的創業者,又將何去何從?

3的三個最

用了六、七年手機,剛在三個月前開始用和黃3的Nik,獲得了一段很精彩的手機使用經驗。Nik給它的總結,是三個“最”。

價格的最。Nik發現自己的手機跌價比任何其他時間、其他型號(甚至自己眼光最差的投資)都急。即使早就有手機跌價的心理準備,現實卻是一而再的“超出預算”。Nik剛買了NEC 616,服務還未開通,售價只及四份一($998)、功能差不了多少的NEC 313便已推出。雖然不是自己的機型跌價,卻差不了多少。驚喜一浪接一浪,手機才用了個多月,不單其他超低價機型陸續推出,連NEC 616的價格也一口氣下調五成!好戲還在後頭,正如其董事總經理說霍建寧說,和黃確是唯一照顧用戶“負資產”的網絡商,居然給用戶多送一部NEC 616(需另簽協議承諾使用一段時間)或藍芽耳機等選擇彌補其“負資產”的損失,Nik更在幾經爭取下(爭取過程需佔太多篇幅,從略),獲退回二千元差價。反正Nik自覺像坐過山車,俯衝一輪然後急升,既驚又喜,到最後,對整個經驗還是挺“回味”。

電池的最。Nik的“2G手機概念”就是“一部手機,一片電池”,以為一機一電是像一雙鞋配一雙襪般理所當然。3卻把這個常識打破了,隨機帶了三片電池、二個充電器,要是使用高用量的服務計劃,更再加一片電池和一個汽車充電器。這還不只,使用了個多月後,和黃又再多送一片性能更高的薄電,即是共有“XS、S、 L和XL”四個“碼”,單是電池和充電器已經“值回票價”!當然,電池特多的原因正是這部手機的耗電量也是一最。不過,Nik發現,更新手機軟件後,電池壽命明顯大幅改善,相信若提升到更穩定的軟件和網絡後,電池壽命可望追貼2G手機。

客戶服務部的最。幾個月內到了手機的客服務中心五、六次對Nik來說又是一項紀錄。換手機、拿電池、更改服務計劃、辦理退款全做遍了。這對於持熱衷於試用3G各項功能的Nik還沒甚麼(除了一樣,就是Nik希望和黃不要遺忘不是香港住在九龍和港島的一半港人,應至少讓部份客戶服務如軟件升級能在一般3店辦理),但對於持“服務要完美”的心態的客戶來說,情況卻可能大大不同。所以,即使和黃的員工訓練有素,Nik總覺得3的客戶服務中心內戾氣很重,叫人混身不自在。

指出了3的不少毛病卻仍很興奮的Nik,肯定代表不了大眾的心聲,因為他對3G期待已久,且作為行內人,Nik深覺在3G推出的短時間內提供“完美”的服務並不重要(Nik頓一頓,更正說“不是不重要,應該說是不可能”)。但Nik卻並不贊同等待3G技術完全成熟,一直押後推出3G的做法,怕會影響本港作為流動通訊先驅的地位。

Nik覺得,推出3G的重點其實是投射最切實的期望給用戶,然後提供最貼身的售後服務和最開放的平台(如開設官方技術討論區、讓用戶自行下載和更新軟件等)。香港人對潮流科技玩意一向熱衷,像Nik般願意付出時間和精力換取先人一步試用新科技的,大有人在(看互聯網上有關3、熱烈而且專業的討論就知道了),如果先登記3的正好是這群人,不但客戶滿意度將會極高,網絡商和手機製造商亦能得到一群免費又專業的試用群,在將服務推廣至“善男信女”前改善服務的種種。

假如3G的後來者能夠從3的推出得到些甚麼甚麼啟發,Nik希望會是後面的這三個最。

用2G的被動 換3G的主動

始終相信,流動數據市場最終能否在港起飛,決定性因素必定是業界自身的努力。倘若政府真的能夠做甚麼,就當是錦上添花好了。所以在這系列的最後,談的是業界怎樣藉着減少中港流動數據技術、平台以至商業模式的差異,配合其他香港的優勢,奠定香港作為內地流動數據業樞紐的地位。

如本欄多次指出,相對其他範疇的先進,本港流動數據市場不幸的相當落伍,日、韓不說,即使相對中、台,也是有所不及。其實,市場的機會窗口已漸漸關閉,地區內就2G(叫2.5G也好,2.75G也好,反正指的是3G前的技術)流動數據業務的競賽基本上已是塵埃落定,香港即使現在發力,頂多只能將目標鎖定為收復失地而已。想要帶領中、台等地,是不切實際的想法。相反,內地3G的進程比本港落後至少兩年,而且香港算是國際間較早商用3G的市場,因此業界倒不如乾脆將注意力放在3G更加實際。

對於目前苦於無法在數據服務突破的港流動網絡商,筆者認為最理想的做法是乾脆採用中國移動在數據服務的標準、規範及平台(中國聯通固然不應被忽略,但問題是聯通的數據業務基本上只在CDMA1X上發展,港網絡商要採用其標準是個障礙),如短訊的規範CMPP和數據業務管理平台技術規範DSMP等,甚至是直接採用中國移動的整個數據業務計費平台,即由其子公司卓望開發的MISC,一舉將中港兩地的流動數據相關技術統一起來(GSM/GPRS/EDGE/手機等標準本來就是一致的)。

由於目前國內的數據技術和規範只涉及2G業務,香港的網絡商自然擁有優勢,在現行基礎上與內地公司共同開發其他支援3G數據業務的功能,並率先在港商用。這樣,一方面能在3G逐漸取締2G 後,使香港成為全國流動數據業的“中心”;另方面,亦得讓內地得到一個非常前衞的試驗市場,測試各種技術、用戶行為和商業個案等,不但打破現在“河水不犯井水”的悶局,更能真真正正為兩地創造雙贏。

當然,亦有一些業者全面否定3G的存在價值,如著明的麻省理工學者Nicholas Negorponte就在上月指出過中國應跳過3G,直接發展以WiFi等技術為本的4G,構想之大胆,令人嘆為觀止(詳見四月十五日莫乃光可圈可點專欄)。不過,即使這些想法亦並不跟上述提議矛盾,反而,筆者覺得這種劃時代的構想,最適合在香港這種人口密集、市民可支配收入高且用戶樂於嘗試新科技的城市先行。3G與否不是最重要,先在現階段與內地求同,再而以香港的優勢帶動內地發展下一代的技術才是重點。

說到標準化,業界很多時會將注意力集中在技術方面。其實,商業模式的標準化跟技術的標準化同樣重要。本欄已從幾個角度指出港網絡商應採用與i-mode和夢網等相似的商業模式及其優點,此處不敷,只想指出,若本港網絡商仍不採用開放數據平台、讓SP接入服務作分賬的模式,不單只與內地接軌不了,甚至將香港從國際到國內都孤立起來,實非幸事。

如上周指,流動數據/增值服務業是國內電訊業中較不敏感的一環,亦會相對較早開放予外商或CEPA下定義的香港公司。因此,港網絡商大可考慮參與在國內營運一家SP公司(Tom固然是先行者,但Tom跟和記電訊給人的感覺暫時還是各自為政)。保守的看,至少能儘早累積國內電訊業的相關經驗,並親身體會本港SP所面對的困境,從另一角度為本港流動數據業帶來新景象;從積極的層面看,更可將自己在香港辦得成功的流動數據服務在內地推出,若能配合電影、音樂等香港一向領前的娛樂產業,一併打開內地市場,更能幫助整個創意工業找到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