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糉

端午在北京過,無假放是必然。不單只無假期,根本不會讓人記起是端午。

還是有幾件逸事可以寫(畢竟糉比芝麻綠豆大很多):

1. 我記不起「糉」的簡體寫法(粽),我的同事則問我繁體寫法。我不懂形容,只說也是米字旁,然後右邊真的很像隻糉。有時覺得中文字的確是挺偉大的。

2. 平時常在公司樓下的「才叔靚粥」吃糉,反而端午期間因為胃的問題沒吃過糉。

3. 偏偏家裏不知哪裏來的幾十隻糉,今天拿走,明天雪櫃又是一大袋。於是上北京也拿一袋,帶給二千公里外北京的香港朋友分享,又不用浪費,自覺做了好事,有少許開心。

4. 北京的糉是這樣的,像我們的竹筒飯。同事給我弄來一隻,可惜我的胃不爭氣。 :(

5. 這個跟糉無關,但在端午發生。下午到長安街「唐宮」飲茶,大中小點特價4.8,心想抵玩。當然,大部分其實是特點、頂點、XL、雙加大等,是意料中事。但居然還有所謂「佳點」,比大點小,比中點大,所以沒有特價。很creative,佩服。

Beijing Daily 北京日報 2006.5.18

午飯後到王府井(指定動作3)同仁堂替雀友買藥後,皇城老媽已大呼好攰好熱,要馬上打的回府。剛好在行人專用區和食街交界的燈位有輛出租車等紅綠燈,問司機「能上嗎?」,他不置可否,欲拒還迎,於是就打開車門扶老爸上車。卻被肥仔交警捉個正着,揚言要向司機罰款200大元。雖不是罰我,但總有點不好意思,於是上前跟肥仔求情,但死契弟不但應也不應,甚至望也不望我一眼。司機問是否能輕手點,肥仔只是指着身上的錄音設備。意思是否若非現場錄音,孝敬一支煙仔可以了事?不需廉潔時偏偏廉潔,不知所謂。

回程,我同司機講可以各付100,好心的老媽說人家很可憐,要我付150。ok。但到酒店後,一直面黑的司機並無下車幫手(當然,其實我覺得無必要),媽便開始媽媽了。大呼抵N佢死云云。


這個肥仔真契弟

X        X        X

中午王總(http://www.catv.net ,是個非一般老闆,很有文化)請吃飯,厚臉皮地帶爸媽一起
(西貝莜面 西北菜 http://www.xibei.com.cn
★★★★☆(我評) ★☆☆☆☆(媽評:「好N羶」)

晚上,東方大班,爸全身按摩,媽沐足+修甲,我陪洗,加三人任食(餃子來得正好,事關不夠時間到餃子店,指定動作4),rmb290有交易,抵玩。爸話勁舒服,媽話唔舒服(次日改口,瞓黎頸按摩後已無事)


東方大班

又晚上,本安排了全聚德烤鴨(指定動作5)宴請老爸遠道從芝加哥回來的姑姐,但姑婆一行七人晚點,9時15分到全聚德,居然已經last order拒招呼。也好,大條道理不用吃超肥鴨皮。

細仔唔易做

同老媽上來北京之前,有過一番掙扎。不是不想,相反,是很想,只要她自己想。但難度很高,連大佬、家姐都力勸,小心小心… 難度分3.8。

1. 不知道可以和媽參觀甚麼。媽雙腳不好,畢竟超重太多,雙腳負擔太大,走路左搖右擺的,站也不能太久,有多次在離家一百米的街市打的回家的記錄。爸能走路的距離越來越少了,這陣子好像只能數以米計,但反而比媽易handle,反正是輪椅出入。

以我的〝科學估計〞,老媽能容忍走路的距離,一小時內不能超過一公里,一天不能超過三公里,而一公里和另一公里的路程間需休息三小時,最好是睡覺。把這些參數輸入到Excel,導出到MathCad,再人手做了些calculus,得出最優化的路線為:早餐->回酒店看電視->午餐->回酒店睡覺->晚餐->回酒店看電視+睡覺

2. 即是說,甚麼景點都不能去,也不用去,尤其是北京的景點,每一個都行鑊甘。的確,媽早講明不會去長城,別說走上去,坐兩小時車她已經會媽我(因為用拼音,〝罵ma4〞錯打成〝媽ma1〞)。那麼,安排吃的就可以了。但問題變成是,不知道可以和爸媽吃甚麼。北京有名的涮羊肉、片皮鴨、餃子,對於糖尿、高血壓、高胆固醇、心臟病,反正說得出的老人病有齊的爸媽,就唯有餃子可以接受,但一款餃子,一點就是一斤,不用calculus,小學生都知熱量糖份脂肪膽固醇全面超標。沒辦法。對這個,我是半投降狀態。說到底,媽留在香港也不見得吃得健康。

3. 又按1,需安排電視節目。這個在訂金僑時就考慮過,也是選金僑的其中一個原因,因為台很多,CCTV各台、BTV各台、各省衞視、HBO、Star movies、CNN、鳳凰、ESPN、National Geography、韓國台甚至俄羅斯台都有,頂,就是沒一個說廣東話!幸好,剛過去的母親節老媽錯過了收視42點的《女人唔易做》大結局,大佬錄的DVD看不了,於是BT’ed了在notebook,就替老媽消磨了今天的下午。另一個幸運是等一下還有細哨對亨利的歐聯決賽,又幾粒鐘得以消磨,正。


指定動作2:後海荷花池。
客家菜 荷花池東面,離入口50米左右
★★★★☆(我評) ★☆☆☆☆(媽評)


老外指定動作:遊什剎海


〝到胡同去〞


型得有道理:剛做完白內障手術,怕陽光怕大塵


鷺鷺酒家(上海菜) 東四環慈云寺橋下 ★★★★☆(媽評)

我的父親母親@北京

多生一對手一對腳都數不清來了北京多少次。但這是最有挑戰性的一次,因為帶著共146歲的父親母親來觀光+出trip。

父親大人98年已經來過。當時他身體還挺好,正所謂「不到長城非好漢,再到長城正笨蛋」(注:普通話唸才行),於是在當時我畢業後的首個biz trip後,便安排了父親大人上京join我,觀光幾天,成就了一條好漢,製造了一隻笨蛋。

這次本也是business trip,但媽子早陣子忽發奇想,主動提議要來北京食野,難得媽子開到聲,我當然盡力安排啦。但這個仔不大老實(沒必要,也沒辦法),媽要我出trip時順便帶她到北京才安樂,但我覺得是唔work的,於是暗中已經請了四天假(反正積壓的多著),機票自費,叠埋心水來旅遊,找到空檔溜出去辦些事情就算是bonus。

以首天的經驗,帶同兩老來京跟自己出trip的分別有:

1. 帶多很多cash。我媽唔袋成千上萬在身上會很無安全感(「唔聚財」是也),而我平時帶多一點cash都不自在,一般都用咭,全街都是ATM嘛。

2. 第一個上機,最後一個落機。平時我都是在閘口附近,等到最後召集兼最後通碟才進去,飛機降落後嘭嘭聲下機,經常是business class後的第一個(”我是psudo business class”)。這次因用輪椅關係,被安排第一個上機,最後一個下機。

3. 平時從來不寄行李,這次不但要寄,而且還寄輪椅,最後一個提取行李。領回之後,一度因為被壓得太緊,打開不了,嚇下一跳,好彩最後勉強有幸福,使硬解決了。

第一天總算順利,且看後事如何。明日預告:後海,王府井,東方大班按摩


「影乜撚o丫」
坐得最前但等到最後一個下機的媽子,真情流露


金橋國際公寓 崇文區廣渠門北里55號 +86 10 67137788
★★★★☆ 挺不錯,房、廳、厠、廚、二個陽台、broadband、電視連有線、空調、雪櫃、煮食爐、微波爐、洗衣機都有,就rmb410。還有要求?你/妳來北京開一家吧,我幫襯。注意秘技是訂房時自稱是〝掌上靈通公司〞訂的,才會有rmb410的corporate rate(別爆是我講的!)
[click落張相會有video]


指定動作一:東來順,難度分2.0。少許難度是應找用炭爐而非石油氣的分店;另,確定一下的士可停在門口,且門前不會有太多級樓梯,否則輪椅惡搞。


涮羊肉,炭爐才有風味

《二十世紀少年》

一向比較抗拒看連載中的日本漫畫,盡可能會選已完結的(但如果是等香港的漫畫寫完便搞笑了),因為一追看,馬上便會看到最新的一期,然後等半年,甚至更久,才等到新的一期再出版,望穿秋水事小,記不起情節,冇癮事大。不是誇張,需要追看五,六年的漫畫非常普遍,就算超過十年的亦不為奇。《Touch》在81-86年間連載六年,《Slam Dunk》90-96,也是六年。《龍珠》84-95,連載足足十一年。《頭文字D》更不用說,95起連載,現在還沒完(我當然不是百科全書,雖然都追過,但都記不起。剛在Wiki隨手查的)。

因為是蒲澤直樹繼《Monster》後的新作,知道《二十世紀少年》是早晚要看的了,但總想先等它完結後才一氣呵成的看。〝可惜〞有一次在餓漫畫,找不到其他書看了,便租了前幾期來看。理所當然地,馬上便追到最新一期,又被逼等… 奉勸大家未看想看的,最好等它完了才開始看,好像接近尾聲了。

比《Monster》更好。無論是故事,敘事手法,畫功,都更成熟。最〝得人驚〞的是科幻得來又很現實,例如自生事端,把自己塑造成英雄,把敵對者定性為恐佈分子的情節,好似薯仔;還有全球受化武威脅,教宗遇剌等,都是很〝真實的科幻〞。另外,漫畫中也加入了大量歷史事件和現實世界的場境,但主要是日本的,且是七十年代的,香港人不做功課不一定知道。總之,吐血推介《二十世紀少年》。

有時真的很欣賞日本的漫畫家,同時又替他/她們不值。欣賞的是,資料搜集極之認真,且寫一個故事,短則幾年,長則十年以上,追的也覺辛苦,何況是創作的?少一點毅力也會爛尾。不值的是,作品被大部分港人視為不上檔次,不能登所謂〝大雅之堂〞,又或者被家長視為〝唔正經〞的讀物。其實,比起很多日本漫畫,部分以文字為主的港產書,才是不上檔次。

家長也就算了,但很想知道,政府圖書館的館長們,不購入日本漫畫,根據的是甚麼原則?

《20th Century Boy》 by T-Rex

Classicmanga: 《20th Century Boys》
Wiki:《20th Century Boys》

十年生死兩茫茫

個人覺得聽流行曲跟古典音樂不一樣,歌手的演繹實在很重要,雖然幕後的也不應被遺忘。而所謂演繹,不一定是以傳統的技巧分高低,否則個個唱得像莫華倫,就失去”流行”曲的意義了。

當然,現時有些還未學懂唱歌的新人出碟,是相當難頂的。但如果歌手對音樂有熱誠,尤其如果肯花時間在創作,聽歌的也不仿給點時間讓人家進步。

相對而言,我更看重歌手的誠意和個人的修養。華dee的歌唱得不算好,所以以前不聽他的歌,但他真的很有誠意,很努力,多年以來,看得出明顯的進步,到《常言道》時更是寫出唱出了個人的修養,裏面有”substance”,就是唱得不夠好也值得聽。反而,出名唱現場如錄音的李克勤,我雖然是在《命運符號》時已在聽了,但越來就越沒感覺,不想聽他的歌了,總覺得他唱得來沒有”heart”,像在上班,歌手的身分更像一份職業。這也是他和Eason在我心目中最大的分別。當然,這或許是不公平的,或許他也付出了很多我覺察不到的努力,但聽歌當然是主觀的啦。btw,另一個不欣賞他的原因是他挺政府得來好像不怎麼思考判斷過…

有一些歌手,是會成長的。聽著她/他成長,不可能對她/他沒感情。林憶蓮是這樣。學友更是這樣。紅過,dup過,酗過酒,改過錯,結婚,生了女兒,歌藝也昇華了。總覺得現在的學友和憶蓮,唱歌的味道,絕不是沒有經歷的歌手唱得出來。

基於以上種種對聽流行曲的想法,很喜歡現在的鄭中基。有點錢,曾經有點紅,血氣方剛,做了錯事,差不多消失了。後來不知怎的演起笑片來,還演得很出色。總相信演笑片出色的人,背後都是很努力的。還作+唱了《爛瞓》,《我代妳哭》等不算紅但相當好的歌。然後的《無賴》,是對自己過去十年的定性和接受,宣佈進入了另一個階段。

較早前聽他說打算演唱會打算企定定簡單唱,覺得很期待。可惜開始後發覺原來是假的,花臣還是比較多。或者是市場需要,門票又賣不完,身不由已吧?但慢慢進入楝篤唱的部分則好多了。由父親鄭東漢結他伴奏的一段很好,尤其是《許願樹》。《左右為難》時,難得見到剛進入另一階段的他和已昇華的學友同台,就更加是個驚喜了。

在較早前的訪問中被問到對出道十年的感想,鄭中基用〝十年生死兩茫茫〞來形容。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誇張了點,怎麼會說生死了?但如果把這個理解為以前的他已死了,蛻變成一個新的藝人,還是有點道理的。

Google the Matrix

上月某日跟E在灣仔金鳳嘆蛋撻奶茶,E雖然畫漫畫搵食,但對Internet都好有心得,99年已出了本關於上網的漫畫小品,會做網站,居然還自學懂寫php,以往用過小扁担的網站覺得挺好,發現原來是他一個人做的,嚇我一跳。-_-|||

香港的互聯網比國內落後(這個我現在已接受了,不再唏噓),我在港第一次聽人提起web 2.0,居然是這位漫畫佬朋友,in得很。E認為gmail不夠好用,有空間做個更好用的,能方便整理自己的to-do list等。我同意gmail肯定有改善空間,但要做個更好的,即使不考慮是否有足夠人材,找投資已是沒可能。更大問題是,Google個team好像甚麼都想到,反正,我覺得缺乏的功能和服務,差不多可以肯定遲些Google會推出。這就是近兩年的使用經驗。要同佢鬥,唔知點鬥。

然後今天Google在blog宣佈推出Google Calendar。發了給公司的部門經理試用,自己也建了屋企、公司、部門等幾個calendars用來collaboration,唉,好強。

何解”唉”?皆因這陣子在想有甚麼互聯網生意的點子,有些覺得有可為,但總在想,Google會做,我沒位置做。除非像某些小公司,成立的目的好像就是要快半步開發它將會開發的東西,等它來收購,例如goffice.com 。

忽然想起一個畫面。有次跟日本夥伙N在金茂的餐廳食晏,自稱是IT哩民的N提了一個有趣的問題,問道假如將Yahoo!的所有服務器都放在一齊,會有多大,像金茂般高大?當時沒有細想,現在想一下,以Google 2006年的Capex USD4bil,那情景的出現還會遠嗎?

無法不讚Google,卻也無法不擔心《廿二世紀谷歌網絡》。

《Monster》

說起追看無線的第四線劇集,近半年星期六晚播的《Monster》,揀片的真要讚一讚。只可惜他/她很可能已經揹鑊了,廣告少得可憐,有時令我以為自己在看亞記。沒被腰斬算是偷笑。(無線譯作《魔刹》,算是水準翻譯,有音有意,但其實叫《怪物》或者乾脆沿用《Monster》的話,我覺得會更好)

早兩年碰到個做教師的小學同學,大力推薦《Monster》,而另一位在中大教書的朋友亦不約而同在看,於是就租來看看(畢業後已沒買漫畫了,花錢,花地方,更不環保),發覺真的很好,所以在這裏推一下。唯一就是後段有點拖拖拉拉。但至少,日本漫畫都會”有始有終”,不會像香港的,王小虎永遠25歲。

至於電視版,也很忠於原著,就是節奏比較慢。但這是放諸所有電視版的漫畫皆準了。另,荷里活也在去年買了《Monster》的電影拍攝權,但進度如何則不得而知。

《Monster》入面最討好的角色,要算古利馬先生。上星期六晚看大結局,古利馬先生臨死時,終於學懂了難過。一時間,十年前的喪子之痛,一下子回來了,很難過,但又很高興死前懂得難過,於是說出相當文藝的對白:〝好像十年前的自己給自己寄了封信,現在終於收到了。”這卻讓我想起包括自己在內的城市人,周一至周五,情緒通通delay,周五晚起的48小時是爆發的高危時間。說穿了,大家都是怪物。

說起喪子之痛,又想起前天金像獎裏的廖啟智。個人覺得他在《殺破狼》的配角演得比黃秋生在《頭文字D》的文泰好。當然啦,我是一介哩民,人家評委是才是”專家”。

《Monster》on Amazon
《Monster》on Wiki (en)
《Monster》on Wiki(jp)

茶煲

真係鬼都冇咁靈, 一咒小芙蓉, tvb即刻從善如流, 尋晚就即刻大結局!

更估唔到o既係, 接棒o既竟然係茶煲同船頭尺..

非常過份.. 橫掂都係偷訊號, 點解唔偷埋俾北京? 反正tvb都冇乎架啦. 九十幾個台, 想搵個講廣東話o既都冇..

table for two?

@北京.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