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 第一季 / 五 / 失樂園

兒童樂園門口的職員,為阿信和同學小強遞上牛皮膠紙。

兒童樂園的確是樂園,針對的卻並非兒童。這家區內熱門的遊戲機中心,提供親子遊戲不過是開業之初的想法,早已隨著不再提起而不再存在,留下來的店名,為家長們提供美麗的誤會。
Continue reading “信 / 第一季 / 五 / 失樂園”

信 / 第一季 / 四 / 雙邨記

阿信跟哥哥、姐姐三人在混亂中拿著兩張戲票進場,再擠到兩個座位,心情特別興奮。畢竟看早場特價二輪電影的機會已經不多,看正價首輪電影,算得上年度盛事。

「好彩《英雄本色》咁多人睇,我哋先搏到懵咋。」阿信得意洋洋的說。

天真的他不知道,那不過是新聲戲院的職員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畢竟,二十元的戲票不便宜,邨民好不容易看一齣電影,小童不買票進場是不明文的利民紓困措施。
Continue reading “信 / 第一季 / 四 / 雙邨記”

信 / 第一季 / 三 / 人車誌

阿信這個沙田原居民,踩單車不為了威,也沒戴過頭盔,直至2017年立法會通過踩單車必須佩戴頭盔,成為上屆議會唯一泛民和保皇兩大政黨合作通過的議案。對政府從沒期望的阿信在街頭被中央台記者要求選出上屆議會最佳議案,支吾半天回應:「威要戴頭盔,是德政。」
Continue reading “信 / 第一季 / 三 / 人車誌”

信 / 第一季 / 二 / 井中人

父親告知舉家要搬往禾甚麼邨時,阿信五歲。好像說是禾斜邨。

「你只要記著「山大車」就好了。」和藹的父親明白對年小的阿信來說,那字複雜得有點過份。

政府替這沙田的第二個公共屋邨取名「禾輋」,是因為土地原是上、下禾輋的村的農田。禾輋村內龍華酒店的乳鴿和孔雀,除了慕名而來的食客,還吸引了拍《買兇拍人》時剛開始執導的彭浩翔。農田旁用以灌溉的河流,填窄後成了城門河,在後農村的沙田繼續其龍脈的角色。
Continue reading “信 / 第一季 / 二 / 井中人”

信 / 第一季 / 一 / 原居民

阿信是沙田原居民。

然而此原居民不同彼原居民。人家原居民得到大清律例的祝福,這個原居民卻不過是生於沙田、長於沙田的阿信自以為是而已。天真的他,不理解外公已在當地居住的自己跟「真正」原居民有甚麼本質上的分別。
Continue reading “信 / 第一季 / 一 / 原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