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 第一季 / 十二 / 第八卡 / 完

「九廣鐵路電氣化,新界港九成一家…」

無論電視廣告播多少遍,阿信始終不理解火車怎麼會變成「電器」了。他只知道再不能到路軌玩耍了。電視甚至說,不讓在附近放風箏了。其實阿信不太相信風箏線能導電把人電死,但反正成年人總有各種無解的規定,他心想,「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就好﹣﹣儘管幾歲的他還不知道這個說法。
Continue reading “信 / 第一季 / 十二 / 第八卡 / 完”

信 / 第一季 / 十一 / 鴨寮情

小時候的阿信,一小時生活圈來來去去就是沙田,或者踩單車的話能到大埔。

聽到父母說要帶自己出九龍阿信就怕。幸好那幾乎是一年一度的「盛事」。天知道下一個年代,三歲小孩都抱怨父母不帶自己去馬爾代夫,阿信中年躁狂,在飛機遇上喧鬧的小學雞遊學團總是難忍揍人的衝動。

當時到九龍,隧道不是必經之路,往返九龍,「隧道定水塘?」或「新路定舊路?」是司機必問的問題。坐巴士的話,就一條從禾輋總站開出的71號線,走的是人稱「馬騮山」的石梨貝水塘山路。
Continue reading “信 / 第一季 / 十一 / 鴨寮情”

信 / 第一季 / 九 / 碌架床

薄薄的波浪形防風膠板,在八號颱風愛倫的吹襲下轟轟隆隆的響過不停。

阿信不再勉強自己入睡,從碌架床的下格爬起來,走到露台,抹乾從空隙打進來的雨水。

窗外強風颯颯,要不是已經凌晨三點,阿信定會拿出膠袋當風箏去放。那是邨裡年青人的潮流玩意。
Continue reading “信 / 第一季 / 九 / 碌架床”

信 / 第一季 / 八 / 愛宜家

「禾輋商場間宜家家俬開咗喇!」比阿信年長十多年的二哥阿濤興奮地通知幾個弟妹。在那個沒有互聯網的年代,學業成績優異的阿濤是眾人的Google,任何不懂的只要問他,他總能回答。

「咩宜家家俬等陣家俬呀?」阿信不懂得搞笑,只是當時十多歲的他確實沒聽過這個品牌,而翻譯的市場人員又很接地氣地幽了廣東人一默。
Continue reading “信 / 第一季 / 八 / 愛宜家”

信 / 第一季 / 七 / 吐露河

常駐北京的阿信,跟來自甘肅的朋友娟去秦皇島遊玩。

旅程上顛簸了四個小時的大巴,把二人帶到這個沿海的河北城市。

海岸還行,但沒有太特別,阿信這樣覺得。查實這旅遊城市本來就沒有引起他的興趣,只不過正好周末閒著沒事,才答應一起出來,算是陪陪朋友。

卻見身旁的娟,看到平平無奇的海岸,興奮莫名。

「第一次看到海,好美啊!」年近三十的娟禁不住高喊。
Continue reading “信 / 第一季 / 七 / 吐露河”

信 / 第一季 / 六 / 新城市

自2014年那宗導致多人受傷的光復新城市事件算起,阿信已經有半年沒踏足新城市廣場。

嚴格來說,只是半年沒逛沒逗留沒購物--他每周總得經過那裡幾遍。新城市就像人家的衣櫃,礙在阿信的睡房和大門之間,你每天必須經過,但裡面放的甚麼,跟你沒關。

阿信最後一次在新城市消費,是UA戲院不勝租金決定關門的前一天,到那裡尋找回憶。
Continue reading “信 / 第一季 / 六 / 新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