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喜歡

說出來很無厘頭,但卻是真的。

在北京租屋時,選到後期,在兩個屋苑裏選一個。沒選的那個,其實離地鐵站更近,景觀更好。選了現在住這裏,其中一個原因,居然是因為從地鐵站回家要穿過火車軌,很有feel,尤其在黃昏。

p.s. 說起無厘頭,昨天剛到了星爺宣佈「長江七號」開拍的記招,親眼見識了這裏的年青人迷星爺有多瘋狂,由頭到尾我只能靠邊站。當然,是相對fans記者而言,相對星爺而言,是沾不上邊。

辦公室@四合院

在國內做生意的好友S想過租一所四合院作辦公室,但沒實行。上星期到一家vc開會,把S的想法給實現了。挺酷的,但要有條件才行。一,據說維修費用很高;二,不在乎人家找不到你/妳的辦公室。像那家vc便難找得很,而且車子開進胡同,因為是單程路,加上在修路,要不是開的剛好是吉普車,可能已經卡在死胡同了。

未來,當夢想照進現實

跑到王府井,買了張雨生的《未來》。

看了老徐自導自演的《當夢想照進現實》。果然是天下第一博客,電影非常「特別」。105分鐘的電影,一開始是兩個人在房裏對話,105分鐘後,還是這兩個人在對話。中間有個跑龍套進了房一分鐘,另有一個跑龍套送飯,就是這樣。不信的話自己看看。

happy birthday

好幾年沒有在北京過周末了。

局部修好電線,修好broadband,跟香港朋友們在Assaggi午餐,到很巨型和非常擠的新IKEA買了些非常必需品,得貴人相助搬衣櫃,之後還請食晚飯。開心。

正式入伙。難得,是晴天,有一陣子還有少許藍。

租樓博奕

轉找公寓。「新樓」是也。

按中介解釋,國內有個規定(理念不明),租公寓的中介費由業主承擔,8.3%年租金,即一個月租。相對來說,即是我的孤寒預算多了兩舊水有多,而且房子還新得多。注定我跟紅磚屋無緣。

又是一番博奕。

中介公司防我跳過它,要我簽睇樓紙。這個容易理解。

中介公司防業務人員租成了不報給公司,每次睇樓必定兩個業務人員一齊,其中一個是親信。

業主提出side deal,減少中介費,但不回報給公司,直接給兩位業務人員。一邊省錢一邊賺錢。但被「孖必策略」擊退。

業主想私下要我聯絡方法。雖然中介費看似與我無關,但根據game theory,我還是有incentive,事關我配合之下省下來的中介費,是我減租的理由,幫我meet孤寒budget。容易,扮談不攏找個機會回頭就是,又或者借尿入廁所,留低字條。可惜港燦如我稚氣未脫,居然做不出手,白白錯過最筍的盤。

還有一些枝節的攻防,從略。

總之最後租了一個還不錯的盤。然後,業主說,他根本沒有在這個中介放盤,是她們不知用甚麼方法把他的聯繫弄到手。

x        x        x

在公司的博奕中,有位國內同事對我說過,其實我也是很N蠱惑的。我說是的,我有責任這樣,但我的蠱惑只會用來保護自己和公司。

但入籍久了,會否同化,我真的不敢說。

常說在中國工作叫人好累,就是這樣。

北京你好

繞了一大個圈,居然又長駐在不大喜歡的北京了。

作為「入籍」的第一步,申請了一個新的北京手機號碼。否則,就算人家不介意打我的省外長途號碼,我不介意省外漫遊(電話費過千,在香港是沒可能的事吧),還是給人外地人的感覺。廣州的、香港的、北京的sim,為收sms得換來換去,煩。

下一步當然是租屋。長時間住在公司畢竟不是辦法,且已經滿客。雖不介意睡在沙發,但長遠影響工作效率,留在北京的意義就不存在了。

比較喜歡舊式的房子,尤其是紅磚那種。只要熱水、厠所可以,舊少許、跑樓梯我沒所謂。租這種房,中介費(即代理費)為一個月租金,都是向租客要的。想過跳過中介,但…

上soufun.com,看似很多業主找租客,但打電話過去,其實全是中介。尤其是特別筍那些更不用試,根本不存在。

想要省錢,自己貼街招。問題是,業主未看到,第一時間中介便會撕掉,打電話來的人,十居其九是中介。

屈服。到中介店面外面看看,有些好像合適,進去問永遠說「剛租出去了」,當然,因為盤是假的,志在騙人進去。

是有些店在每個租盤上附照片,都是豪裝得像別墅,窗外是山水(位置是二環),最搞笑有些照片還是重複的。當然啦,人家是標明「照片只供參考」。

放棄。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