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全世界與我為敵

上個周末正好在香港,難得地看到陳綺貞演唱會。非常好看。周末也因此過得很開心。

第一次看她的現場(不知怎的漂亮了),演繹得很好,比唱片還要好。

看、聽《就算全世界與我為敵》時,有種毛管動的感覺,但不是因為很難聽,正好相反。

才知道原來聽得動容也會毛管動。


*較早前在墾丁的演唱,沒有香港的好,畫面也很差,反正聽得清楚就是

回到北京,這個周末正好陳綺貞正好也在這裏舉行兩場演唱會,我的感覺卻是很不一樣了,很不自在。

又搬了房子,而這次是臨時的,完全沒想要安頓在這裏。搬家的箱還沒打開,不打算打開,方便隨時再搬。不知道還會不會租房子,還是住酒店算了。北京的朋友不約而同幾乎都在奧運前後走光了,很多去了上海,有些回了香港,還有些去了其他地方。

一下子,居然由很適應北京,又變得像個過路人了。

周末不知要怎麼過,反正兩天以來在茶餐廳坐了近二十小時。可喜的是終於把積壓的文件清了。

奧運是…

好歹也是半個北京人,對奧運隻字不提未免說不過去。也胡說八道一下吧。

     *        *        *

奧運是…

…第一次在北京看蘋果的網站。

…不再分單車還是汽車,卻是分單車和雙車。

…我的單車比人家的“單車”牛,因為人家只能用“雙車”的日子我還是能騎我的單車。

…坐地鐵去中關村的時候,在想如果奧運是2020,十號線是否也得2020才開通。

…開幕式那天,坐車給檢查了五六次書包,街上警察跟志愿工作者比行人多,以為在戒嚴。

…民工和KTV的小姐回家了,街頭的小吃不見了,低檔次的餃子也沒得吃了。

…除了“開幕儀式”、“開幕禮”以外,學會了“開幕式”(別怪我文盲,其實還是不懂哪兒來的詞)。

…發現香港人看完開幕式後,沒有身份認同的矛盾了,都自稱中國人。

…家裏有訪客,當然得花一大筆錢把房子裝修一遍,而且在近乎不可能的短時間內都完成。其實十年前就該裝修了,不過沒訪客,不太用管真正的住客住得好不好。突然間房子漂亮了,一方面感覺舒服了,另一方面也很別扭。母親變得煞有介事,把我的言行管得很嚴,又說單數的日子別離開房間,但我很理解母親,覺得母親這樣也是理所當然。對了,因為油煙太大,廚房不能做飯,往鄰居那兒做則沒有問題。

…最后一次在北京看蘋果的網站。

當LV賣紅白藍的價錢…

上周四收到明報電話,說星期天副刊的專題做iPhone,想要一篇對iPhone割價看法的稿件。這陣子不忙的姣婆,不裝矜持就答應了脂粉客。久休近四年復出一下。

其實也有興趣復出定期寫稿,但一怕現在的自己太懶,二怕還儲不夠墨水。暫時還是隨緣,偶爾客串一下比較好。

稿費夠我在北京吃很多碗面,開心!

p.s. 寫稿後打通宵麻將還贏了六底半辛苦錢。說辛苦可不為過,四圈居然打了近五個小時,凌晨四點半,天剛亮,跟其他騎單車上班的人一起,騎七公里路回家。這樣的生活會不會有點那個!?

– –
當LV賣紅白藍的價錢…

那么,它会卖得更多

这是最基本的经济学理论,错不了。

所以,只賣$1,550(USD199)iPhone,不用多说,销量只能往上升。

那么,这不单”降价”,也是”降格”

說實話,我一直覺得LV手袋很難看、闷蛋。當然,我會給狠批沒品味,粉絲會說LV不單漂亮,而且質量很好,很耐用,物有所值。可是紅白藍袋的價錢、想買多少有多少的LV,LV迷还会那么喜欢么?恐怕不會。

實際上,幾年前開始苹果的产品就不再貴了,起碼以性能價格比而言是。我的MacBook賣$8,600,不單比很多其他筆記本電腦便宜,而且性能比很多價錢相若的产品強。但那并沒有改變它的高档形象。

國內用蘋果的人特別少,我在北京就經常給好奇的群眾問我的電腦賣多少錢,說出來後往往沒他/她們想象中貴。同樣,我的iPhone卖USD399,比Nokia大众化的N-series要便宜,但就是很多人覺得我(裝)時尚、高檔。

我覺得冤枉。我其實是紅白藍袋的用家,我用iPhone是因為覺得性能價格比很高,數據同步有條不紊,而且在北京生活,所有的茶餐廳都有WiFi,堵車(家常便飯)的時候,也能上網--中國移動的GPRS 20元能有50Mb。

红白蓝价钱的LV這個类比固然有點誇張,但的而且確,这次iPhone大割价,造成了類似的吊詭。毕竟,跟以前的降价不一样,苹果这次就连宣传语都是 “Twice as fast. Half the price”,其他所谓新功能,对我这个”理性苹果迷”没有一点惊喜,更像是百佳惠康的广告。

我不知道Steve Jobs怎么處理这个矛盾。不过,如果連我都能想的出來,他就不是Steve Jobs了。

那么,这不单是价钱的量变,更是商业模式的质变

但有一件事是显而易见的,Steve Jobs是要在本质上改变iPhone的商业模式,利润不再来自硬件,而是服务。这跟Nokia要做流动互联网的概念一样,但走得更快。

都在强调iPhone只卖USD199,但买的同时需要跟运营商签长约,很可能还会被逼用高昂的数据套餐。说穿了就跟沿用已久的话费补贴手机没两样,不同的只是苹果还会跟运营商分成。

再加上每年USD99的MobileMe,及相信陆续有来的其他增值服务,iPhone的新商业模式更像是PS/2,硬件赔本,游戏赚钱,再次领先对手,走在产业最前线。

洋蔥頭

春節期間離開北京的時候比較長,雖得JW相助澆花,幾顆植物得以续命,但還是長得不怎麼樣。反而長得最好的是厨房裏沒人管的洋蔥。

看來下次長假離開北京時,索性再放一些蒜姜蔥等,搞不好回來以后廚房會變了花園,長滿洋蔥花蒜花姜花蔥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