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J

去年十月往北京出席朋友的喪禮後,在咖啡廳寫下一些話作悼念,卻卡住發不出去。想是天意,就作罷了。

現在翻出重讀,感覺不能準確表達我所想的。但反正寫得好不好也不重要,既然寫了,也就是如實紀錄了當時的心情,乾脆發出來,紀念這位值得尊敬的前輩。

Palo Alto, 清晨
Continue reading “KJ”

拆哪

拆哪(China)?這下燒到我頭上了。很喜歡的北京辦公室,要拆遷了。

(不知)所謂的「發展」,比天還大,渺小的我不懂示威,也不願瞓街,除了一聲嘆息,可以做的大概只有貼些相片,緬懷一下。

你姓楊,所以我姓柳

北京是個四季分明的城市。可是,美好的春天、秋天各只有一個月,剩下來的就是上至40度的夏天和下至零下十幾度的冬天。

詩詞歌賦總是讚美春天,在香港長大,沒法明白。近年長駐北京,明白了。春花是名正言順的春花,說開就開,說時遲那時快,就凋謝了。

春季的北京,楊絮飄飄。楊絮是楊樹果實的種子,據說雌楊樹才有,像綿花,作用當然是如小學自然科教的,隨風飄揚,到處留情,傳宗接代。香港人鼻敏感普遍,很多人覺得受不了。我卻覺得挺好玩的,雖然我也鼻敏感。
Continue reading “你姓楊,所以我姓柳”

人在旅途

香港朋友JP春節假期跟父母到廣州旅遊,問我「還可以」的酒店住一晚約多少錢。「百零蚊」這個,遠低於他的概念,於是追問是否只是招待所,又懷疑我的標準是否太低云云。

事實上,我雖然樸素簡單得讓身邊的人覺得過份(我媽剛說我的牛仔褲一洗乾淨便又要再穿很可憐,我口說其實有一百條牛仔褲我還是只能穿一條而已,心想這種Just-in-time衣服物流才是最好的),但其實對居住環境的衞生要求也很高。只是純種香港人JP不了解近年國內很流行的連鎖商務酒店而已。

中國地方大,商務旅客特別多,他/她們對酒店的期望一般不會超過舒服乾淨的牀、水熱又猛的花灑、和最最重要的寬頻。其他很多如氣派的大堂,豪華裝修等,都是多餘的。反而,有些很豪的酒店,想上網要搞半天,又要再另外收費,對出差的住客來住根本是本末倒置。

於是平價連鎖商務旅店應運而生,它們滿足出差旅客的基本需要,其他花巧全部欠奉,一般是把舊大廈整棟長期租下翻新,價錢控制得很低,在廣州就一百多二百左右。

其中一個近年冒起很快的是定位為中檔酒店的漢庭。正好它們春節期間做推廣,任何等級的房間都只是100元,平得連「摳門王」如我都沒話可說。我有多摳門?話說有次在上海轉機要待一晚,虹橋機場附近的漢庭的普通房才149元。當時我見已經凌晨一點,早上八時多又飛了,乾脆致電訂四小時的「休息房」(休息房用途很有想象空間,但反正這也是酒店減少空置率的手法之一就是),盛惠100元,等到接近凌晨二時才check in,甚至連早上六時的免費往機場的擺渡車都賺了。

值得一提的是漢庭的口號——「人在旅途,家在漢庭」,讓長期在路上的我覺得很「么心么肺」(窩心也)。不過,漢庭也好,乾脆把名字起作「如家」的另一個連鎖也好,Grand Hyatt也好,都不可能給你家的溫暖感覺。

漢庭

延伸材料(此非廣告:)

无线寒冬何所惧

另一個在國內頗具規模的手遊頒獎是上方網中國無線互聯網站暨客戶端Top 50評選,今年以「无线寒冬何所惧 众人拾柴火焰高」為主題。拉闊在這裏得到了「2008中国手机游戏企业TOP20」的第六位,還可以吧。

有別於其他頒獎禮,主辦方很用心地找來很多業界內的專家,為入圍企業寫一些評語,有正面的,也有反面的。給拉闊的評論,雖不是百分百準確,但不失中肯靠譜。

我不亢不卑地接受各同行的意見,牛年的願望是做得更好。

(如果以上連結過期,可按下面鏈結)

2008中國手機遊戲企業Top20拉闊評論 2008中國手機遊戲企業Top20拉闊評論

叱咤game壇流行榜

手機遊戲在香港已變成很偏門(所以我等於是在「撈偏」),當不景氣的樂壇每年仍可以有四個頒獎禮旳時候(我知我知,還有Roadshow頒獎禮甚麼的,但算了吧),手機遊戲,甚至再加上PC、console遊戲界,都搞不出半個頒獎禮。

幸好中國倒是有好幾個手遊頒獎禮,其中比較大型的有ChinaJoy金遊獎。金遊獎今年是第三屆,辦得越來越有聲有色,而且相當開放,雖然未至於公平公正公開,但起碼比選特首民主強,至少直接玩家投票選出。

敝公司拉闊今年以軒轅劍-天之痕赢得大獎最佳手機遊戲(即是金曲金獎那種)、火焰 紋章傳說 第三章得到最佳策略戰棋遊戲,結果比較正路。

比較逗的是還得到了產業貢獻獎,雖是老人大獎,但算是當之無愧,值得少少高興。

就算全世界與我為敵

上個周末正好在香港,難得地看到陳綺貞演唱會。非常好看。周末也因此過得很開心。

第一次看她的現場(不知怎的漂亮了),演繹得很好,比唱片還要好。

看、聽《就算全世界與我為敵》時,有種毛管動的感覺,但不是因為很難聽,正好相反。

才知道原來聽得動容也會毛管動。


*較早前在墾丁的演唱,沒有香港的好,畫面也很差,反正聽得清楚就是

回到北京,這個周末正好陳綺貞正好也在這裏舉行兩場演唱會,我的感覺卻是很不一樣了,很不自在。

又搬了房子,而這次是臨時的,完全沒想要安頓在這裏。搬家的箱還沒打開,不打算打開,方便隨時再搬。不知道還會不會租房子,還是住酒店算了。北京的朋友不約而同幾乎都在奧運前後走光了,很多去了上海,有些回了香港,還有些去了其他地方。

一下子,居然由很適應北京,又變得像個過路人了。

周末不知要怎麼過,反正兩天以來在茶餐廳坐了近二十小時。可喜的是終於把積壓的文件清了。

告別朝陽公園

又搬家。

臨走前,等房東過來交收之餘,坐在陽台,喝一杯,跟公園說再見。

杯中的飲品本應配合上這個情景才對,可惜冰箱只剩半盒鮮奶了。據說是通過了三聚氰胺測試的。

叶儿紅了

上周回到北京,發現辦公室外的攀藤開始變紅了,挺漂亮的。

香山又要擠滿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