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作客,常被問起香港爭取民主公義等問題,而最近都是具體問「佔中」。我往往找不到直言,避談,抗辯,迎合之間的平衡點。無數次被告知在這個環境長大和生存習慣了麻木了,我能深刻理解也接受,但同時給對方給自己設了一條底線。麻木可以有,但不能鄙視和貶低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Posted on
在大陸作客,常被問起香港爭取民主公義等問題,而最近都是具體問「佔中」。我往往找不到直言,避談,抗辯,迎合之間的平衡點。無數次被告知在這個環境長大和生存習慣了麻木了,我能深刻理解也接受,但同時給對方給自己設了一條底線。麻木可以有,但不能鄙視和貶低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