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慚愧,好多年過去了才再次捐血,久遠得,說沒有記錄上次是幾時。但還記錄著我的住址,禾輋,上個再上個再上個再上個,住了十七年的屋企。無以名之的親切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