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


香港製造

發往天國的短訊

Posted by kin on

生於河南一條偏僻山村的林昭展,年幼時因為遺傳的眼疾失明了。盲人的世界,沒有顏色,因此小林時與音樂為伍, MP3是他的最愛。小林更是不折不扣的數碼迷,對市面手機的型號滾瓜爛熟,發短訊更是神速,而且準確無誤。被問及為何如此神奇,小林只說:“我是用心去發短訊” 。小林下一個心願,是好好研究一下電腦。

你好嗎?我很好。
高三時,小林認識了一位同樣失明的女孩。女孩剛因病失明不久,身為班長的小林自感義不容辭,幫助女孩過渡適應黑暗世界的生活。女孩曾經氣餒,放棄學業回鄉,小林寫了一封分幾遍才能寄出的信─盲人字很大-讓她重新振作。
正當兩個年青人情愫漸生,女孩卻因為一個小爭執,離開山村,回到家鄉。幸好,透過電話,二人總算保持了聯絡。當時,小林的小山村只有一部電話,離他的家很遠;長途電話卻是奢侈品,每日一通的對話,很短。除了一次,女孩硬不“放走”小林,囑咐這囑咐那的,直至小林回家的錢都花光在廿多元的電話費,才不得不掛線。

一掛卻是永遠。小林從此再沒聽到女孩的電話。原來,早已病入膏肓的女孩,自知日子不多而離開了小林的山村,藏起對他的愛。女孩臨終前託家人致電小林,無奈山村的接線員找不著住得老遠的他。最終,女孩沒能聽小林最後一聲,只留下三百多封每天寫給小林卻沒寄出的信。

女孩死後,小林自強不息,考入大學,畢業後跑到北京工作。現在,小林如大部分北京人一樣,享受着手機帶來的便利──即使他再不會收到女孩的來電。每天,小林必定給女孩發短訊。“我相信她一定能收到。”

創新科技沒容下弱勢社群
小林的訪問,取材自內地手機雜誌《先鋒》。小林很出眾,憑著盲人特有的感覺,發短訊竟比我們還要快。但其他絕大部分的失明人士,雖然跟我們同樣有權享受高科技通訊帶來的便利,卻沒有這種福氣。

一向給香港人印象比自己落後的內地,原來已經意識到這點。內地手機品牌康佳,去年推出的T606c,鏡頭、遊戲下載等功能欠奉,卻全面支援語音導用功能,切換菜單時會讀出相應的提示,來電時更會讀出來電者的電話號碼,方便盲人使用。

另外,去年四月,廣東移動廣州分公司和廣州市殘疾人聯合會推出了盲人語音短訊服務。失明人士的親友要發短訊給他/她們,只需在手機號碼前加上05190,短訊的內容便會由系統自動轉換成語音。當盲人要發短訊,亦可撥打12580讀出內容,接線生會代發短訊。

這還不止,失明人士更可用中移動的手機致電殘疾人聯合會的廿四小時熱線,透過網絡定位系統,得知身處的大約位置。先進、創新、關懷。

香港一直以電訊發達,引以為榮。互聯網接入供應商、電訊網絡商、內容供應商等,百家爭鳴,常推出具創意甚至是世界第一的服務;另方面,近年港府強調經濟轉型,提倡創意工業、高新科技,不少通訊界的創業者研發創新的產品,然而,卻鮮有聽聞像內地盲人短訊和話音菜單手機等專門為失明、聾啞、年長人士而設的通設服務。發達的市場,遼闊的創意空間,難道容不下弱勢社群?

香港製造

香港製造不如香港創造

Posted by kin on

近十多年,中國一直是世界工廠、由傳統的成衣、鞋襪、玩具,到先進的電子產品、電器、手機等,通通貼上中國製造的標籤。就連近兩年為香港政府唱好並力推的創意/內容工業,給人印象與工廠風馬牛不相及,居然也在珠三角設廠!

筆者友人K的公司99年成立於香港,開發手機娛樂內容如圖片、鈴聲、遊戲等。K當時深信,香港藉著電訊基建成熟,娛樂、傳媒行業發達,市民熱衷嘗試新產品等條件,於這個新興的領域在地區甚至全球深具優勢。當時年紀尚輕的K,多少帶點年青人均有的理想,常希望以香港為基地,開發時尚又先進的手機內容,建立自己的品牌,並以香港作為市場試點,逐步推向其他鄰近地區。

兩年過去,稍有參與科網潮起落的,均能切實感受到何謂時而世易。種種原因,使得香港的手機內容未有如預期般起飛,反而內地的同業以短信突圍,繼而發展WAP、彩信、KJava等,有聲有色。幾間納斯特上市的門戶網站公司,股價的升幅以十倍算。 01年底,K轉戰內地。其後更駐守廣州,將香港業務交予專業經理人管理。

千辛加萬苦,02年底在中國移動推出了圖片下載服務。第一個得到的感覺是內地甚麼都講量。同樣是圖片下載服務,香港的服務一般提供數十至百多張圖片,內地的服務即使提供逾千,竟然還被用戶投訴不及另一個服務供應商上萬張的圖片庫豐富。更要命的是,內地的大量本土手機品牌,再加上聯通的CDMA-1X手機,型號極多,使得一個服務要支援的手機型號近百,圖片格式近二十款。換言之,一個含一千張圖片的下載服務,未計算每日更新,後台便要生產便萬多二萬張圖片。其他類型的服務如鈴聲下載等,情況亦相若。

如此工作量,香港同事自然無法支持。K只得硬着頭皮,着手於廣州招聘團隊,進行圖片轉換、鈴聲製作、遊戲開發等工作。起初雖然遇到不少如管理和溝通的挑戰,幸好掌握到當中竅門後,發覺廣州員工雖然薪金只及香港員工的三到四分一,但是質素不低,很多甚至肯捱肯學,比香港畢業生的態度還要好。不過,K認為香港負責創作的同事在創意、視野、觸覺方面仍勝一籌,於是安排香港同事作培訓和品質檢定,務求集香港的質和內地的量於一身。稍後更以“內地製作,香港檢定”的內容支援所有香港、台灣以至東南亞的服務,得到理想效果。

當K沾沾自喜,以為創出湛新商業模式之際,卻發現只是舊瓶新酒,與港人在珠三角開設的工廠的模式如出一轍。把心一橫,索性將之包裝為手機內容開發外判服務,結果受不少歐、美、日本公司垂青。此無他,歐、美、日本的薪酬比香港更高,最能受惠於國內的廉價人力成本。但另方面,管理內地員工又不是一般歐、美、日本公司願意或有能力擔當的苦差,於是外判予一間善於管理、能有效控制品質和用多種語言溝通的香港公司,最合適不過。

云云手機內容外判開發服務中,遊戲開發的技術含量較高,且創意和發揮空間最大。K於是安排香港的資深同事除控制品質外,更在遊戲規劃和角色設定等前期工作參與。還是舊酒新瓶──外國的公司負責品牌推廣、產品設計、質量保證,而將生產外判予內地的工廠。此模式不是Nike是甚麼?
退一步,果然海闊天空。4年半後,K開始懂了。與其執意於低增值的香港製造,不如堅持高增值的香港創造,運用珠三角豐富的人力資源作大量生產,體視前店後廠,優勢互補。

香港製造

《手機》

Posted by kin on

國內的馮小剛和葛優自年前的《不見不散》、《一聲嘆息》以至去年的《大碗》等,每年推出一部賀歲片,總是大受歡迎。今年的《手機》,除了同樣的令人捧腹大笑外,如馮導演所言,是有話要說。

是電視節目主持嚴守一(葛優飾)的故事。嚴外遇被揭發、離婚、被新女朋友識破跟舊情人藕斷絲連、被情人偷錄偷情情況、電視節目主持人位置被奪、錯過見母親最後一面,全因手機。嚴筋疲力竭,將手機與母親遺體一起火化。

網上的一些報導說,多對男女看完《手機》後關係變得緊張,男人接電話時說“在開會”,女人總覺可疑。《每日新聞》更報導,一對夫妻看完《手機》後,妻子搶著要檢查丈夫的手機,丈夫盛怒之下用手機將妻子砸昏!是真人真事還是電影宣傳不得而知,但觀眾看完電影後,卻鮮有感受不到手機帶給現代城市人的那種壓迫感──即使觀眾不像嚴守一般“心裏有鬼”。

電影最有趣的地方,在於以手機把多個媒體串連起來。本身就是媒體的手機被拍成電影,又有同名小說,中國移動更同步推出的“《手機》手機遊戲”,再加網站上大量有關《手機》的報導和討論,是真真正正的跨媒體集體創作。即使在媒體、電訊方面引以為傲的香港,試問有哪部電影可橫跨如此多媒體,引發群眾互動,討論一個嚴肅得來切身的社會現象?是香港的電影未夠成熟,還是香港人未夠成熟?周一在本報副刊,岑建勳說香港電影欠缺“substance”(內涵),或許沒錯。但另一方面,電影發行商寧可選擇如《德州電鋸大屠殺》般次級荷理活片也不挑近在咫尺的《手機》,又是否在因為去年嘗試發行《大碗》後,發現香港社會容不下內地有話要說的電影?

除了影片前播放的硬銷式廣告“使用加密的商務通手機,便不會發生以下的故事”外,《手機》跟無間道和一些港產片一樣,劇情內加入不少“嵌入式廣告”,軟銷Motorola和中國移動。奇怪的是,即使在電影內疾呼“中國移動.溝通從心開始”,感覺卻不及港產片中排毒美容丸廣告來得突兀。或許,這又反映了在內地城市,手機製造商和流動網絡商如何水銀瀉地,成為大眾生活的一部分。身處廣州,假如一天看不到手機製造商和流動網絡商的廣告,我大概會覺得不很自然吧。

但如果把手機定性為剝削私隱和個人生活空間的罪魁禍首,未免寃枉。的確,個多小時的電影播放,戲院觀眾的手機響過不停,教我好不耐煩。不過,還“有賴”觀眾不關電源,不用震機,接聽電話並高談闊論的配合才行。日本的流動通訊比國內、香港都要領先數年,而且一般人花大量時間於公共交通,偏偏最注重在公眾地方不用手機談話,騷擾別人(這又跟日本的流動互聯網大行其道有些關係)。畢竟,關鍵還在使用手機的人和社會的文化。

電影內不少情節,講及妻子翻查丈夫手機內的通話和短信記錄,致電丈夫同事核實行踪,甚至到電訊營業廳打印丈夫鉅細無遺的通話記錄等。新浪網訪問看畢電影的觀眾,多人竟不約而同指只要不是心裏有鬼,根本不用害怕這種做法(這樣說的不單是女的,也有男的──是否心底話不得而知)。內地人對私穩的根本假設及忽視程度,可想而知。

這又使我想起年前租住北京的房子時,業主不單出租前要求知道屋裏住多少人和各人背景,出租後更隨時用自己的鎖匙入屋,要麼就放下一些衣服,要麼就拿走一些寄存的電器等,教我歎為觀止。

香港製造

再3審視香港核心競爭力 (3不做 四不休 part II)

Posted by kin on

和黃3G服務3(下簡稱‘3’)本月在港推出,雖然較日本NTT DoCoMo首推3G遲十五個月,亦較英國、意大利等地遲約六至九個月,但總算幫香港趕上了3G頭班車,保住了引以為傲的全球一流電訊基建城市的地位 。

這跟港府近年常常掛在口邊的推動高新科技研發(03年好像較少聽到了,04年的施政報告又如何?)、科學園、數碼港等同聲同氣,令人欣慰。不過,若以此作為理據,推論香港適合發展高新科技工業,筆者卻很有保留。

首先,整個3的主要市場在歐洲。香港市場,對和黃而言可說是小得無可再小。已是2G/2.5G的市場領導者的和黃,之所以要在香港推出3,原因大概只有自己是香港公司和本港庇鄰中國這兩國原因。獨立看香港市場,從來就無法提供足夠內需和規模,幫助高新科技產品渡過市場接受前的虧本期。

從3的技術元素看,核心技術WCDMA來自歐洲,手機由日本的NEC研發(下一步的量產當然只會在中國而非香港),網絡主要由諾基亞和NEC建設,計費、視頻流等平台由LogicaCMG等歐美廠商提供…香港的技術廠商近水樓台未得月,主因在實力。而技術力量本身,固然又跟是否有足夠的內需、人才、經驗等因素緊扣。

無意滅自己威風,只怕可認威的地方有所偏差。3很觸目,但它給世界展示的,更在於高效率的融資和資本運作能力、超大型的項目管理和強大的品牌創造。

事實上,和黃於91年收購英國Microtel,94年建立 Orange品牌,96年在納斯特及倫敦上市集資25億英磅,99年“賣橙”獲淨利潤1130億港元,加上00年將Mannesmann股權換成Vodafone股權等股份出售活動,和記電訊在99-00兩年間賺的錢,超過AT&T加上 British Telecom在1996-2000五年間的盈利總和,展示的正是融資、項目管理和品牌創造的能力。十多年後的今天,和黃“3不做、四不休”,正是要故技重施。和黃要成功,香港這個基地需要提供的元素,又有多少是在於高新科技的研發?

再者,大型項目管理、融資等能力不單能應用在高新科技工業,就是興建新機場、港珠澳大橋等大型基建項目,同樣可以大派用場。如此看來,稱這些能力為香港的核心競爭力或許更精確一點。確實,世上沒有多少地方,擁有如此成熟的金融市場和足夠的相關人才供應。難怪中港更緊密經貿關係出台以來,長三角和珠三角的企業爭取香港的管理、服務業人才的多,爭取輸入本港高新科技的少。難道真的如內地官員所言,中央政府比誰都更了解香港?

值得一提的是在3上碩果僅存的本土開發--媒體內容,恰恰也反映了香港的另一競爭力。一是因為香港的媒體製作在區內的確仍具相當實力,二是因為媒體內容終歸較受地區、文化所主導。《Sex and the City》和《魔戒》在美國即使多受歡迎,在區內的收視和票房終歸難及《衝上雲宵》和《無間道》。電盈的NOW年前計劃要在英國建大型節目製作中心,結果現在主推的還是寰亞與中國星的電影。之不過,本港2003年的電影票房榜上,《終極無間》和迪士尼的《海底奇兵》同居榜首,又帶給我們甚麼啓示?

香港製造

3不做 四不休

Posted by kin on

筆者99年跟身邊朋友集資成立小型流動數據公司,遇上2000年科網﹑電訊泡沫爆破。生意極困難的時候,曾對股東承諾3G不在港推出,自己和公司都絶不退縮。不料3G推出的延遲,年復一年,轉眼已整整三年!

幸好,和黃在市場一致看淡的情況下仍勇往直前,雖千萬人吾往已,展示出其“3不做﹑四(死)不休”的皇者之風,且終在周一的記者會上正式宣佈明年一月初在港推出3G服務。3G服務的推出,一方面讓筆者舒一口氣,至少留下來的最基本承諾已做到了,另一方面,卻令筆者更想留在業界,以繼續欣賞這齣像無間道般高潮迭起的電影。

對筆者以至業界而言,“電影”的高潮位有幾處:

一.3G這個市場是否真實存在?有人將和黃這盤投資160億歐羅的生意評為豪賭,筆者雖然並不認同,但3G市場未獲證實卻是事實(尤其以WCDMA為基礎的3G)。即使全球技術數一數二的DoCoMo,亦面對電池壽命短﹑手機軟件不穩定﹑上客量低的問題。不過,正如和黃董事總經理霍建寧在記招中三番四次“和黃大把錢”的豪情壯語,錢可以解決的問題,對和黃來說的確都不是問題。亦即是說,只要市場真的對高速流動數據通訊有需求,3G就是一個切實的市場;而只要WCDMA是種可行的技術,3就是將是一盤非常賺錢的生意。對於這兩點,筆者是持肯定態度的,不明朗因素主要只在時間表。

二.除擁有3百分五股權的NEC和美國的Motorola外,Nokia和Sony Ericsson日後會否為和黃度身訂製手機?和黃會否完全棄用非訂製的手機?如不用Nokia WCDMA/GSM1800/GSM900的多頻手機(如即將推出的7600),對3的上客量會否有所影響?如要使用,又是否能配合3的平台及內容?很明顯,3G手機市場將不再為歐美主導,以NEC為首的日本廠商將可至少分一杯羮,甚至領導全球(另邊廂,以三星為首的韓國廠商則已開始在CDMA2000手機市場放異彩)。至於中國的手機廠商,在2G/2.5G的手機會逐漸變為低增值商品的當下,可望進一步擴大市場分額,但3G方面,又能否憑SD-TCDMA突圍,至少保住國內的部份市場?

三.3G數據市場價值鏈將如何形成?參考日本的經驗,3G手機上的內容格式基本沒變(圖片主要為jpg/png﹑鈴聲主要為midi/mmf等﹑遊戲及應用程式主要為Java/BREW),另加視頻流,因此流動數據市場價值鏈與2G時沒甚麼分別。但和黃的情況則有點不同,因為3是一個全新項目,不像DoCoMo般,在2.5G階段已建立起一個行之有效的商業模式與內容供應商合作。另外,由於和黃一馬當先,業內為3G訂製的內容仍然不多,加上主推的視頻流,除平台外中間商技術增值步驟不多,因此和黃與內容供應商現時的合作主要模式只是直接向版權擁有方(如英超聯)買下版權,然後自行負責製作。但當和黃逐步建立起用戶群,市場慢慢成熟,3G數據市場的價值鏈將如何發展,暫未可料。

四.中國3G市場的發展。霍氏在記招上並未正面回應中央台記者就和黃在中國3G市場看法的提問,但其興趣肯定是不用多問的。內地發牌情況雖然尚未明朗,但最具實力的中國移動將獲發WCDMA牌照的機會極高,因此將是和黃最理想的合作伙伴。然而,和黃在3G的主要競爭對手Vodafone卻是中國移動的股東兼策略性伙伴。和黃﹑Vodafone﹑中國移動的關係日後將如何發展,勢必成為“觀眾”的引頸以待的焦點。

以上一連串都是十分辣手的問題,和黃的決定及其一舉一動,勢將影響全球3G市場的生態。電影引人入勝的地方,正是在於結局難料。而看編劇組的主要成員和黃會如何影響劇情推進。

香港製造

大CEPA 小故事

Posted by kin on

信報 2003.12.11

中港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下稱“安排”)於本年十月底簽定,除原定17個服務行業外,當中臨時加入電訊服務,其中電訊增值服務中“信息服務業務”一項,正好是筆者置身其中的行業。雖然筆者公司年前已在廣州成立內資公司,經營流動數據業務,但本着香港人一貫湊熱鬧不甘後人的優良傳統,公司還是決定參與其中,嘗試向工業貿易署申請“香港服務提供者證明書”。即使不知日後是否有用,至少不要蝕底。

從工業貿易署網站下載的申請表,只有數頁,並不難填。按申請表要求,公司需有三年或以上營運記錄,幸好亦能勉強過關。三年已核數賬目,再加其他文件如商業執照、成立證書等,好不容易都找到了,疊起來數吋厚,自我感覺良好。

拿到旺角工業貿易備案申請,卻被“批”得體無完膚。連工業貿易處那位友善的小姐都調侃說“一看到你只是拿一個公文袋便知肯定資料不全了,其他人都是拿一整個公事包!”遺缺的資料和手續和資料居然比準備好的還多:賬目要為註冊會計師再核實,每份文件要中國委託公證人協會屬下的香港註冊執業律師認證,提交前再要在律師樓宣誓等。當然,專業人士自有“專業費用”,盛惠萬多元。

忽然間,感覺似曾相識…想一想,正是在內地申領各種牌照時的經驗!不論準備多久,自覺資料多齊全,在電話上跟申辦署方談得多清楚,親身到場後,總有遺缺,然後被介紹到別的收費專業人士幫忙處理文件…

想深一層,透過“安排”進入內場市場,獲得“香港服務提供者證明書”只是第一步。下一步要找一間合夥公司,而且最多只能佔50%擁有權,亦即最終決策、知識產權、賬目整合等問題全部要跟對方討價還價。索性作罷。

事實上,“安排”的簽訂在十月底,而且有關電訊的各項條文都是在十月三十一日公布後業界才知悉。雖云是較世貿的條件提前了三個月允許進入大陸電訊增值服務市場(正確來說是七十一天,正好本文刊登之日,即中國加入世貿兩周年,外國電訊商可以差不多一樣的條件進入內地),但即使馬上行動,兩個半月內,內部決策、資料準備、認證宣誓、申請輪候、尋求合作伙伴…誰個公司可以較其他外資公司取得先發優勢?

其實,香港人一向靈活變通,有心的早已利用各種方法進入內地市場。中小企固然有其“不規範但合法”的方法,即使大企業即非無辦法。既然新浪、網易等公司等內資企業可用一個特別的公司架構到納斯達克上市,香港網作為創業板的上市公司,最近亦收購了北京註冊,經營流動數據增值服務的掌中萬維,表示進入內地電訊增值市場的規限,根本難不到靈活的香港人。“安排”在這個情況下,意義不大。當然,這裏說的只是在“安排”的大框架下的一個小故事,代表性有限,並不全面否定“安排”對電訊業的幫助。
不過,筆者確實希望醞釀中的“安排”第二期和珠三角電訊特區等,能為業界帶來更實質性幫助。更重要的是,新措施必須以為中港兩地帶來雙贏為己任,而非企圖為港商單方面討好處。事實上,筆者常註內地,早已感覺內地不少人對稅項不用上繳中央的香港不具好感,本年加上自由行等各項“救港措施”,自我形象更形低落。如今在根本享受不到“安排”帶來的好處的同時,又要進一步破壞形象,可謂寃枉得很。

香港製造

上班也考試

Posted by kin on

在香港,從事流動內容供應商的門檻極低,不但無需向電訊管理局申領牌照,有些甚至不必花錢租用互聯網數據中心,因此特別多年青創業一族“結隊組公司”,開發KJava遊戲、原創卡通人物等。創業者之中,不少是希望在商業世界過些“現實生活”,離開校園象牙塔 。不過如果她/他們知道,原來跟流動網絡商合作也先要通過考試,或許會訝異於商業社會和校園原來也有相似的一面。

11月21日,廣東移動在廣州舉行了一個“公開試”,要求所有200多家合作的服務供應商(service provider , SP*)派代表出席。如服務供應商未能在業務和技術兩考試均有最少兩名員工及格並且留任,公司必須派代表補考,否則將不能申請開通新業務,甚至遭終止合作!

考試內容毫不馬虎。整份複習資料疊起足有兩吋厚,涵蓋移動夢網WAP和SMS業務SP管理細則、業務流程、SMS網關接口協議、WAP計費平台功能和接口技術等多方面資料。而且,問題仔細刁鑽,甚至包括WAP網關的IP地址!

其實,進入內地提供電訊增值內容服務,門檻一向不低,除法律規定外資最多只能直接擁有50%股權外(海外公司自12月11日即中國加入世貿兩周年起生效,香港公司則因更緊密經貿關係提前於10月1日享有該資格),另需向通信管理局申領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俗稱“ICP牌”),再加上互聯網數據中心、電腦和手機硬件等價錢都較香港高,因此香港中小企要進入市場有一定困難。

這還不止,由於合作伙伴不斷增加,不但管理困難,而且良莠不齊,中移動正逐步將合作門檻提高。如去年把不平衡短信收費由5仙加至8仙,終止與收入不達最低規定的服務供應商合作等(單是11月底,就有40項WAP服務因收入不達標而要從夢網下線!)在眾多省份中,廣東移動一向對服務供應商的質量、客戶服務等管理最為嚴格,現在先行一步,要求所有合作夥伙熟讀其規範並通過考試,估計該規定可能於稍後伸展至其他省份或總公司不定。其他各種各樣的難關亦將陸逐出台,服務供應商將面臨汰弱留強的考驗。

既然香港無論營商環境、外資及外滙管制、資訊自由等各方面都如此優勝,而內地從業則如此煩複,為甚麼越來越多的內容/服務供應商卻仍選擇進入國內發展,部份甚至捨香港而去?市場誘因是也。國內火得驚人的短訊業不說,就單單是WAP內容,中國移動總公司在10月份就結算了2014萬,而且中移動明白健康的市場價值鏈的重要,將其中85%即1712萬分給各合作的服務供應商,自己保留15%代收費和全數GPRS數據費,為內容/服務供應商提供足夠誘因,將整個市場帶動起來。

有沒有可能同時擁有內地龐大市場的力量,和香港法制完善、資金進出自由等好處?本版另文徐岩博士討論的珠三角電訊特區或許是個答案。

* 內地流動內容增值服務業跟日韓較相似,業內分工較香港精細。內容供應商一般不會直接跟網絡商合作,而是透過領有ICP牌和擁有開發團隊、伺服器基建的服務供應商跟中國移動和聯通合作。

香港製造

知其不易為而為之 內容供應商衝出香港

Posted by kin on

筆者跟不少流動內容供應商交流,總會談到進軍內地和海外的計劃。大部份業者的回應總是“先待香港業務穩定下來,打好根基再說。”這種按部就班的想法,態度本身非常可取,然而,卻未必能夠切合現實。

首先,本地流動數據市場生態遲遲未能建立起來,在香港打好根基後還來不來得及打入其他市場,是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另外,要以香港作為市場試點,前提為本港較鄰近國家先進,而且各地的技術平台和商業模式相若。可惜,這兩個假設均逐步脫離現實。這對內地尤其明顯,因內地的流動數據市場不但比香港更加成熟,而且商業模式、語言文化以至平台整合,均與香港不盡相同(況且,以內地二億五千萬手機用戶之市場,甚至只是廣東、江蘇、浙江等大省,值得企業為其度身訂做一套市場策略有餘)。試圖先在港扎穩根基後打進大陸市場,不但起步比內地的內容供應商遲,產品開發更可能要由零開始。

最佳的例子要算是內地的短信業務。在本港的短信內容供應商始終不成氣候的今天,內地領先的短信內容供應商月入已經近億,而網絡商的門檻調得非常高,甚至有意淘汰下游的合作伙伴。現在要進入這個市場,較可行的方法只有斥巨資進行收購,根本不是一般小型香港內容供應商可以拈手的遊戲。

再者,跟日韓、內地、美國、英德意甚至鄰近的台灣等地不同,香港缺乏內需市場,使得進軍內/外地更呈必要。雖然不像日韓等內容供應般有國內市場支持海外業務,但反過來說,同時亦使得香港的內容供應商更能背城借一,集中力量去發展國際業務,不像很多日韓的公司,往往將本土業務置於首位。筆者認識一家本地手機遊戲開發商,甚至將產品百份九十九出口,幾乎完全放棄香港市場。這對香港的用戶來說固然可惜,但純粹從生意角度出發,卻未嘗不是一個合乎資源投放原則的逆思考。試想像,諾基亞之所以能夠在國際市場整體擊敗眾多對手,包括極之先進的日本手機廠,與其立足於四百萬人口的芬蘭不無關係。

回到現實,本港的內容供應商規模一般較小,有些甚至由幾位志同道合的年青人靠熱誠組成和維持,資源足襟見肘,要打進內/外地市場,談何容易。針對這個現實,解決方法唯有專注──不但要選擇專注的國家,更要選擇價值鍊中專注的角色。其實,傳統的內容行業如書籍、音樂、電影等,創作/開發商與發行商之商無不清楚劃分角色。反而手機內容方面,由於市場機制未曾建立起來,很多時內容供應商均“兼任”發行商一職,結果跟網絡商議價、宣傳、客戶服務等大量有關發行的工作,必定影響內容開發的力度(內地法制和其他方面的門檻特高,使得這方面的工作更加費勁)。參考日本和韓國等較成熟的市場,香港和東南亞等流動數據市場逐步邁向分工乃大勢所趨(基於法制、誠信和知識產權保護等因素,內地的發展或許有所不同)。事實上,風行全球的哈利波特何嘗不是由作者羅琳一個人寫出來?可以說,創作跟發行完全是兩碼子的事。本地內容供應商要成功,理應專注於創作和開發,將發行和銷售等工作交予渠道方面的專家。

本地娛樂內容行業一向成熟,不但電視台在廣東收視率極高(無線及亞視兩台2000年在廣州的收視率合共56.9%),電視劇及音樂在買埠方面亦有驕人成績。電影業方面,對外正以不同模式打入國際市場,對內地則因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而獲較佳位置進入大陸。至於手機內容又能否為香港再創奇蹟,唯有依靠各內容供應商的努力(個人對政府支持不抱寄望)!

可以肯定的是,內容供應商衝出香港,不易為,還得為。

信報 2003.11.27

香港製造

流動電訊業力圖衝出香港

Posted by kin on

香港的流動電訊市場極之發達,這個不容置疑。但如此細小又飽和的市場,卻難以支持大型的開發和項目。流動電訊業衝出香港,勢在必行。試想像,假如諾基亞着眼的是五百多萬人口的芬蘭,這家公司大概已經關門大吉了吧。業界既要衝出香港,當中有著甚麼機遇?

香港流動網絡商市場競爭劇烈,在這裏站得住腳的,都是身經百戰,服務質素甚高。配合效率極高的融資市場,很有優勢在本地股票市場集資,再投資在其他國家的電訊公司,藉以向外擴展。參考外國經驗,新加坡電訊正是以類似的模式在2001年以86億美元收購比自己約大四倍的澳州Optus。另外,在電訊跟香港同樣發達,卻只有更少的四百多萬人口的挪威,Telenor更投資了在12個主要分佈在東歐和東南亞的電訊公司。可見,投資在外國電訊公司的不一定要是像Vodafone或DoCoMo等龐然大物。反觀香港,除了和黃在泰國、印度等地的2G投資以及英意等地的3G的投資外,例子不多。

其實,香港的電訊商若能投入適當的資源,認真開發並包裝好一個完整的數據平台方案(可參考中國移動分拆成立專門開發數據收費平台的子公司卓望的做法),便可以DoCoMo i-mode或Vodafone Live!相若的模式,投資在國外的電訊公司時一併將技術平台引進,對被投資方來說,或會來得比高價更為吸引。

另一個可行的模式,是向國外的網絡商租用基建,以MVNO(流動虛擬網絡商)模式經營。這對於在品牌建立和服務創意方面非常強,但原創技術含量未必很高的香港網絡商尤其適合,因為MVNO賴以成功的,正是品牌和增值服務。

或許,港網絡商更大的優勢,來自(背)靠大陸。因為東南亞不少國家,手機滲透率都已經極高,較極端的如台灣更超過100%!以MVNO的形式進入,爭取新用戶難度非常高。即使是在英國辦得甚為成功的Virgin Mobile,在新加坡推出服務約一年後,還得在2002年10月撤出。東南亞行不通,餘下最為全球網絡商虎視眈眈的市場,非內地莫屬──現手機滲透率11%,但光是廣東已有近四千萬手機用戶,超過亞太區內所有除日韓外的國家,堪稱電訊業的樂土。一旦中國政府開放經營權,大伙兒肯定蜂擁而至。由此觀之,中信倡議的“珠三角電訊特區”如能得到落實,將是中央給港人比自由行實用得多的一份厚禮。畢竟,服務業才是香港的命脈。

至於手機設計和生產,香港從來就不強。生產方面固然無法-也不應-跟中國這個世界工廠的價廉物美競爭,可惜的是一向強調的高增值工序如產品設計,也未能做出成績來。還幸有個權智在打“爭氣波”,近期推出了基於PalmOS,體積細小的Smart Phone,雖然暫未大賣,至少開創了港產高檔手機賣到外地的先河,且將不少國內開發的手機比下去。希望權智能將產品研發繼續保留在港,再接再勵,推出功能更強,設計出更精緻的手機,帶動香港經濟轉型。
流動通訊設備商“交白卷”,剩下不得不提的自是流動內容供應商。其實,香港原創的內容,尤其娛樂方面,暢銷海外已久。從八十年代亞洲無人不曉的到九十年代在東南亞大行其道的TVB劇集,香港一向執牛耳。可惜到了這個年頭,手機內容卻任內日韓主導。究其原因,不是創意不夠,而是市場生態一直建立不起,內容供應商根本無法先在香港打好根基,再發展其他市場。結果,只有眼巴巴的看着其他地區如台灣和中國大陸一個個的趕上繼而超過香港,日、韓、內地的內容供應商紛紛上市並挾着雄厚的資金進軍外地,實在可惜!

香港製造

向有客无类说不――流动电讯市场狂想曲

Posted by kin on

在高度发展的社会,商品、服务都会趋向专门、精细,以符合特定客户群的需要。然而,电讯市场极度成熟的香港,流动电讯服务却变得像日用品,家家分别不大,纷纷“有客无类”。

但这并不是必然的。如能暂时抛开现实,我们会发现,原来香港六个流动网络商可以是这样的:

一、商业台
针对行政人员和老板。贵不是问题,但要值。一张SIM咭里面有齐中港台、美国等多个手机号码,全写在名片上,世界各地的用户喜欢打那个电话号码都行,反正去到哪里,都会收到电话。

增值服务方面,手机银行、股票即时报价和买卖、电邮,缺一不可。游戏的话,除了高球以外,其他可免则免。

二、父母台
话音死硬派如笔者父母专用。短讯、上网、游戏、彩屏、和弦铃声、网页客户服务等一一欠奉,只有话音服务!为免除子女到旺角一整天都没法找到“纯种”手机之苦,父母台专门搜罗多款内地功能最简单的手机,便宜是其次,最重要是按键特大,功能特少,容易操作。

父母台的收费跟固网没两样,固定月费数十元,无限本地通话。如果用户停止使用固网电话号码,打到固网的电话可自动转接到手机上,保证不会错过乡里的电话。

三、年青台
专门针对年轻人,尤其是喜欢用手机发短讯、上网、玩游戏的“拇指一族”。
不设月费、只有预付咭。SIM咭内的菜单内建多个短讯游戏、聊天、流行榜、卡拉OK资料等。GPRS上网、下载游戏、使用付费内容等功能应有尽有。话费虽然不是最便宜,但短讯和GPRS可以88元任用。附功能强大的万维网介面配合。用户憑”Airage”计划更可看独家演唱会…

年青台更以一套平台技术,营运另一品牌“无声胜有声”――世上首个专为聋哑人士而设,不设话音,却有最强手机聊天程式的通讯服务。

我们骄傲,因为在香港,弱势社群也可以享受新科技带来的方便!这是“先进”的真正定义。

四、3G台
香港第一家3G网络商,走在科技最前端。通话只属其次,多媒体通讯才是主打。上网、玩游戏、听音乐、看电视无所不能。卖点是3G:Girls, Games, Gambling。价钱虽然昂贵,但对这成年人玩具乐此不疲的依然大有人在。

五、社群台
社群为本服务。每个注册用户都隶属于一个社群(如 “CUHK”),社群内的每月38元就可以无限通话和发短讯。设万维网介面,让用户一次过群发给整个社群。不但家庭、学校、公司、团体可藉此增强凝聚力,交游广阔的,更可以自起“字头”。如能成为网内最大社群,月费更低。不过,香港的社群大概全会败给“菲”字头…

六、游客台

针对内地和外地的游客的预付咭。SIM咭内建旅游指南,分门别类介绍特色酒家(并可一按订座)、消费娱乐场所、风景名胜等。网络更特设定位系统,一旦侦测到用户走近某黑店,马上以短讯通风报信。

游客台虽然是六个网络商用户最少的,不过由于有大笔来自商户的广告费,生意还算可以。加上政府为推动旅游每年包底一亿,从不用担心亏本…

笔者明白知易行难,还望读者不要责以痴人说梦。毕竟,笔者只希望从用户的角度说出自己想看到的、健康的市场,抛砖引玉。是否能够付诸实行,有赖各网络商的专业管理、市场和技术人员的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