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股救亞視,是好事

亞視經營不善,拖欠員工薪金和牌費,曾在亞視工作的名媛趙曾學韞與亞視執行董事葉家寶一唱一和,宣佈發起「一人一股救亞視」行動,呼籲亞視支持者以每人一萬元一股,認購正在尋找買家的10.75%股份,目標籌募三千萬元以支付欠薪及牌費。

我不是亞視擁躉,甚至家裡多年沒電視,對於這個計畫,我首次同意葉劉所說,”I am not going to invest in a badly managed company”。不過,有識之士馬上搬出法例調侃,立法會議員指可能違反《證券及期貨條例》,最高判罰七年監禁,雖然知識層面沒錯,進路卻是可圈可點。

我沒有研究過《證券及期貨條例》的來由,只按常理推斷,法例的初衷是為了規範集資者披露,保障投資者利益。為了遵守這些非常細緻的規範,公司在審計、法務和各種流程上需要投入大量資源。一家上市公司單單是殼也要以億算,正正反映「合法集資」門檻之高。

2009年,Kickstarter的出現,開始了群眾集資的年代。最初的理念,是讓自由創作者和藝術家等透過互聯網,籌集資金開展有意義的項目,後來急速發展,縱向應用於創業募資、公益活動、設計發明、災害重建和政治表態等,橫向延伸到世界各地,反而香港這個國際都市對之所知甚少。相對於傳統私募,眾籌極度地降低了集資門檻,也拉闊了出資者只為回報的視野,使得一些對社會有價值而沒價錢的產品得以面世、活動得以籌組。2014年,單是Kickstarter,就有22,252個項目成功集資,共計5億多美元。項目當中,1980個是遊戲,集資額共8千9百萬美元。遊戲之所以與眾籌模式息息相關,原因之一是遊戲道具消費成為了主流的商業模式,扼殺了很多有意思但不符合這個模式的遊戲,假如沒有眾籌模式,世界上很可能會沒有了1980個實實在在有人希望玩到的遊戲。

到現在為止,眾籌的回報基本都是心意或者實物,比如發起人的簽名、項目本身的產品等,而不涉及金錢回報。這除了因為很多項目不具有商業模式,也因為集資的相關法例。這方面,倒是中國走得最前,不但已經出現一些案例,政府和民間也有不少討論,研究如何把股權眾籌規範化,比如引入抵押,以牌照監管等。

誰都能看到,眾籌模式一旦從實物延伸到股權,影響的層面很廣。互聯網和手機的發展,已經讓來自民間的概念可以一夜爆紅,得到各方支持,假如再加上眾籌這個用錢投票的模式,釋放出來的能量將會極大。害怕眾籌的,大概離不開兩種人,一是中介,二是政府。

法治,到底是要依法治國還是以法治民,剛過去的幾個月香港人思考不少。面對法例,我們要批判是否合理,在一個什麼語境制定,有否被與時並進等等,比如亞視現在提議的股權眾籌。假定合法都是合理的,就如以為價錢都是反映價值,在當今社會,大錯特錯。事實是,我們需要不斷努力讓法例追上時代,法治是好,守法是好,但假如墨守成規,死守過時的法律,往往只是在替既得利益者鞏固地位,社會反而在承擔沉重代價。

# 圖:《光輝歲月》,本地漫畫x遊戲,於台灣眾籌網站FlyingV集資,籌得NTD755,453。

#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5.02.15 “Ryu vs Ken” 專欄

One Reply to “一人一股救亞視,是好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