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上書

年三十,第一千次從廣州經深圳回香港。時近歲晚,路上的人反而少,多年來都是這樣。

如果臘月十五開始算春運,這個春運到過香港、浦東、北京機場,汕頭、廣州東客運站,虹橋、無錫、北京南、深圳北、潮汕、紅磡、深圳、廣州東火車站(n次)。看著拉箱背包,人來人往,心情複雜,不好形容,好像覺得,中國的人民確實好像螞蟻,難怪都叫蟻民。然而,看著正義而溫和的公民被判決,又感自稱蟻民其實太自大。

好像說人在接近光速飛行一段時間後,會變得比在地球活動的人年輕。那相對論大概也解釋了,為何總是在爬行的中國人民特別顯老。

然而無論環境如何惡劣,我總是在一張張蟻民的面孔上,看到一絲絲的滿足和微笑。

沒有國,哪有家,是個美麗的誤會。事實是,沒有家,哪有國。

image

image

imag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