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步

在好友pc家品茶。問我在國內經常出入的這些年,對國內人的公德和素質有甚麼感覺。

許多場景瞬間浮現腦海。

在北京「站」地鐵,總能感受到別人帶來的溫暖,來自其鼻息。還有免費的推背服務。

在廣州乘搭扶手電梯,總能放鬆心情停下來,因為十多年來沒試過可以靠左往前走。

步出上海虹橋機場,想要排隊坐計程車,隊伍不會越來越長,因為越排越粗。

但「國人很沒公德,素質很低」,都不是我的答案。其實,我從不輕易說這種話。

我討厭某些人把一切不合理和不公義的事情以一句「國情」為由開脫,但同時,不去理解別人生活習慣背後的成因,單純因為跟自己不一樣便視對方為不文明,那是過於自我中心。

說回乘搭扶手電梯吧。日本人在公德方面可算世界數一數二了。但東京人來到香港,可能也會礙在扶手電梯的左邊,因為這是當地的共識。我們都知道,也不會就因此批評對方不文明。但換了一個廣州遊客拿著紅白藍尼龍袋站在扶手電梯左邊,恐怕就要被鄙視了--儘管對他/她而言,乘扶手電梯從來就沒規定得站在哪邊。可不是每個地方都像香港般營營役役的。

當然有些公眾道德是基於健康,基於公平,是客觀的,比如不應隨地吐痰、不應尖隊。但也有不少只是當地的習慣,又或者不知反映哪門子品味的所謂「市容」,甚至是因為一些扭曲基本生活需要的商業考慮。

我有個六七歲的侄兒,以往父母跟他外出時總會帶備「平安樽」--小孩在車上沒法忍尿時即場解決用的塑料瓶。還好侄兒長大了,否則觀乎現時港人鞭撻公共地方「不文明行為」的凌厲,我好怕,在Facebook看那些無聊透頂、以嘲笑國內人不文明舉止為樂的分享時(至於其實是否國內人,已經次要了),會看到我的哥、嫂和可愛的侄兒。如果這能有那麼不文明的話,大概,地鐵站容得下許許多多的商店,而放不進半個人皆需要的洗手間,就是我們賴以自豪的港式文明吧。

公民教育,著實需要時間。二三十年前,香港也有很多比如「隨地吐痰得人憎」、「製造垃圾損市容」之類的公益廣告,就像今天大陸的男廁有點搞笑的「往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之類。雖然香港人都清楚中國的人口有多少,但不親身感受,往往還是感覺不到龐大人口帶來的困難,比如春運。

有件芝麻小事留給我的印象很深刻。話說廣州地鐵推行輕觸式單程車票後,很多乘客不會出閘,於是地鐵公司安排了一些職員站在出閘口提供協助。可以想像,換了是香港,這些臨時工可能會持續那麼兩三周,或者頂多兩三個月吧。但在廣州,我卻一年又一年,足足過了幾年都還看見那些「出閘支援大使」,且也的確經常地看見不懂得使用輕觸車票的人。推動一款輕觸式車票尚且那麼難,遑論要跟國民就一系列的公德、禮儀取得共識。

事實上,大陸不但努力改善市民的素質,甚至經常矯枉過正。入鄉隨俗,有時蹲著的我在很多場合遇過「偽文明糾察」,有時,比遇到不文明行為更讓我火光得多。試過只是在商業大廈的大堂站著等人就給驅趕。最近一次是前陣子在北京的國際會議展覽中心側,我和朋友聊天時無論坐在花槽旁,還是輕倚在欄杆,都被管理員以「不好看」為由要求站好。倒是美國的展覽和研討會,到處坐著在地上休息、上網的人。當然,作為「一國」,港府也致力不讓內地城市專美,公園草地不准趟坐,不准這個不准那個,確保市民文明進步。

說了那麼多,回到好友的問題。平心而論,我認為香港人總體的素質的確明顯較高。假設比日本更講究公德的「理想國」打分是零,國內人的不文明程度為一百步,那香港人優勝很多,只有五十步。

p.s. 照片不是三十年前,而是上個月隨手拍的。地點諷刺得很,正是廣東道上,允許拍照的中國冰室。

7 Replies to “五十步”

  1. 這是長久以來讀您的文章首次冒出 “不敢苟同” 的想法…
    不過不打算 (不是不敢啦, 只是不打算嘍, 哈哈) 在此列舉 “不敢苟同” 之處了…

    反而有關公園的情況, 有個有趣的國情, 我還是要向您匯報一下的….
    在香港, 不准就是不准, 天皇老子也不准….
    在大國, 當然也是不准, 可是…..
    如果你說的是外語, 那麼, 那些草就是為你的鞋底而準備的….
    而這個”你”, 並不一定是白皮膚的, 不用花錢去美(漂)白, 也不用病到臉白的, 重點是在”說外語”, 和膚色無關的, 呵呵….

    引此推論, 您在北京的國際會議展覽中心的遭遇, 太概是因為你用以聊天的, 是尊貴的大國語言, 而不是粗鄙的外語了! 既然尊貴, 當然就得好看的站好了!

    1. 有興趣知道怎樣不同意。如果不想寫,下次見面說吧。

      如果是覺得我美化了國內的情況的話,我想這樣解釋:國內的黑暗面,我相信你和我都見很多,都清楚(或者有些黑暗得我們都不清楚)。我不是天真得說沒有,或者去隱惡揚善。我沒有在這裡去提有兩個原因。

      第一,我寫得少,除了懶,更因為有人寫的東西我基本上不寫。又沒錢賺,我看不出有甚麼原因去寫一些已經有人寫的東西。國內的壞事,大家都清楚了,傳媒都一定會報導了,甚至有時放大了。就沒必要由我再說一遍了。

      第二,在50步的我們,可以媽媽叉叉指責在100步的,順便把自己拉去75步。也可以朝前方去走25步,甚至更遠。而我看不見不斷去強調國內情況有多糟可以帶我們向前。

      p.s. 當然我講的是草根用的普通話,而在辦公室大堂給驅趕也是因為穿得太像派傳單或者賣發票的。這我是知道的。

  2. 說到踎 (=你說的蹲吧!?), 我又有個分享…..
    其實日本人也很喜歡踎, 在東京街頭隨處可見, 甚至連妙齡短裙潮女都踎.
    但係點解, 我見唔到中港的日本遊客會踎街? (有冇踎塔就木宰羊喇!)

    有冇人有解釋?

    1. you mean same observation as Tyo?

      to me, 踎 is just fine as long as the street is not too crowded. also eating on public transport is just fine to me as long as it’s clean and ligh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