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 Articles

憨人日記

認識幾十年的好友早上微我說,有時看我的訪問,會有種原來不夠了解我的感覺,說不好意思。我說如果有人要說不好意思都該是我啦,只怪我更習慣和善於以文字表達,平日說得太少。 不少網上認識的人跟我見面後,都會覺得落差很大(額),其實我從無刻意在網上角色扮演,也沒有在日常生活收起說話,只不過是幾十年人都學不會在人太匆匆的生活中,快速但深入解釋一些想法和概念,而我會堅持,說不清楚寧願不說。久而久之,我習慣了用寫的,況且,寫出來看不看,瞄一眼還是仔細讀,是受眾的決定,對自己時間如何花的判斷,那我不用勉強任何人去聽我說話。 一般人會說,文字溝通容易引起誤會,電話比較好,電話也容易誤會,見面談最好。我同意..一半,對於某些場景,而且見面時有充足時間,是的。但現代城市生活,很多時見面的溝通,比網上的交流,更加表面。

Posted by kin on
認識幾十年的好友早上微我說,有時看我的訪問,會有種原來不夠了解我的感覺,說不好意思。我說如果有人要說不好意思都該是我啦,只怪我更習慣和善於以文字表達,平日說得太少。 不少網上認識的人跟我見面後,都會覺得落差很大(額),其實我從無刻意在網上角色扮演,也沒有在日常生活收起說話,只不過是幾十年人都學不會在人太匆匆的生活中,快速但深入解釋一些想法和概念,而我會堅持,說不清楚寧願不說。久而久之,我習慣了用寫的,況且,寫出來看不看,瞄一眼還是仔細讀,是受眾的決定,對自己時間如何花的判斷,那我不用勉強任何人去聽我說話。 一般人會說,文字溝通容易引起誤會,電話比較好,電話也容易誤會,見面談最好。我同意..一半,對於某些場景,而且見面時有充足時間,是的。但現代城市生活,很多時見面的溝通,比網上的交流,更加表面。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51108/s00005/1446920778144
p.s. 文中黃飛鴻電影場景一說為溝通問題,資料錯誤,抱歉。
p.p.s. thanks Clara Chan
p.p.p.s. 我唔是做三行的,雖然也不止一次在這幾條街俾師傅當同行。比如有次我去木鋪想買白色的窿窿板,老細同我講,屌,乜你個客咁L刁轉架。

憨人日記

2015.11.08 立冬 前些天,在廣州一輛幾近坐滿,走廊還放滿行李的大巴上,抱著嬰兒的大媽上車,看著大後方一個大塊頭黑人旁的空位,面有難色,我讓出座位,爬到後方去坐。才坐下,旁邊的大衛跟我聊天,用的普通話,說得很好。是剛果人,來中山大學讀醫,本是五年,另加一年中文共六年。我好奇大衛來中國的動機,他卻看得很理所當然,說這裡很好,很進步,也許畢業後會留下來,概念跟一些留學外地的港人很像。很喜歡廣州,說生活很方便,人很友善,比如我 (我說,err..) 大衛說我會說英文 (其實只是坐進去時說了句食蕉me)、普通話、廣東話很厲害,但其實他會普通話、英文、法文、剛果語,還剛開始學廣東話,第一句會說的是「你好打意」(居然唔是粗口) 。我給看他光輝歲月,他說推出後看看,問微信會不會有。我說香港文化現在在中國相對小眾,應該不會有,但也加了他微信,推出後發給他。大衛說,像他這樣的留學生,在中山大學醫學院有二百多個,來自哪裡都有。

Posted by kin on
2015.11.08 立冬 前些天,在廣州一輛幾近坐滿,走廊還放滿行李的大巴上,抱著嬰兒的大媽上車,看著大後方一個大塊頭黑人旁的空位,面有難色,我讓出座位,爬到後方去坐。才坐下,旁邊的大衛跟我聊天,用的普通話,說得很好。是剛果人,來中山大學讀醫,本是五年,另加一年中文共六年。我好奇大衛來中國的動機,他卻看得很理所當然,說這裡很好,很進步,也許畢業後會留下來,概念跟一些留學外地的港人很像。很喜歡廣州,說生活很方便,人很友善,比如我 (我說,err..) 大衛說我會說英文 (其實只是坐進去時說了句食蕉me)、普通話、廣東話很厲害,但其實他會普通話、英文、法文、剛果語,還剛開始學廣東話,第一句會說的是「你好打意」(居然唔是粗口) 。我給看他光輝歲月,他說推出後看看,問微信會不會有。我說香港文化現在在中國相對小眾,應該不會有,但也加了他微信,推出後發給他。大衛說,像他這樣的留學生,在中山大學醫學院有二百多個,來自哪裡都有。

2015.11.08 立冬 前些天,在廣州一輛幾近坐滿,走廊還放滿行李的大巴上,抱著嬰兒的大媽上車,看著大後方一個大塊頭黑人旁的空位,面有難色,我讓出座位,爬到後方去坐。才坐下,旁邊的大衛跟我聊天,用的普通話,說得很好。是剛果人,來中山大學讀醫,本是五年,另加一年中文共六年。大衛把來中國看得很理所當然,說這裡很好,很進步,也許畢業後會留下來,概念跟一些留學外地的港人很像。很喜歡廣州,說生活很方便,人很友善,比如我 (我說,err..) 大衛說我會說英文 (其實只是坐進去時說了句食蕉me)、普通話、廣東話很厲害,但其實他會普通話、英文、法文、剛果語,還剛開始學廣東話,第一句會說的是「你好打意」。我給他光輝歲月,他說推出後看看,問微信會不會有。我說香港題材現在在中國相對小眾,應該不會有,但也加了他微信,推出後發給他。大衛說,像他這樣的留學生,在中山大學醫學院有二百多個,來自哪裡都有。

城門水塘主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