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One Article

BJ單身日記

KJ

Posted by kin on
KJ

去年十月往北京出席朋友的喪禮後,在咖啡廳寫下一些話作悼念,卻卡住發不出去。想是天意,就作罷了。

現在翻出重讀,感覺不能準確表達我所想的。但反正寫得好不好也不重要,既然寫了,也就是如實紀錄了當時的心情,乾脆發出來,紀念這位值得尊敬的前輩。

Palo Alto, 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