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One Article

BJ單身日記

你姓楊,所以我姓柳

Posted by kin on

北京是個四季分明的城市。可是,美好的春天、秋天各只有一個月,剩下來的就是上至40度的夏天和下至零下十幾度的冬天。

詩詞歌賦總是讚美春天,在香港長大,沒法明白。近年長駐北京,明白了。春花是名正言順的春花,說開就開,說時遲那時快,就凋謝了。

春季的北京,楊絮飄飄。楊絮是楊樹果實的種子,據說雌楊樹才有,像綿花,作用當然是如小學自然科教的,隨風飄揚,到處留情,傳宗接代。香港人鼻敏感普遍,很多人覺得受不了。我卻覺得挺好玩的,雖然我也鼻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