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流動數據商捨中取台除笨有精

從事流動數據服務業的Nik,被公司”廖化作先鋒”式派往台灣開發當地市場。對台灣有了基本宏觀理解後,Nik續請同業教路,希望多了解這個市場。由於Nik本身對內地流動數據業較為熟悉,他對台灣市場的進一步認知遂著眼於兩者間的比較。

內地的數據市場火熱人所共知,當中九成以上的收入來自短訊。但火熱歸火熱,國外內容供應商能佔到的甜頭始終少之又少,不少更是損手離場。探討其原因,某門戶網站的首席執行官R給Nik的意見一矢中的:短訊生意有如賣礦泉水,產品生產技術門檻低,不同產品之間的差異少之又少,是純粹市場推廣技巧與資源的比拼。即使再流行的圖片內容,在那小小的黑白畫面上也是難以發揮(註:短訊發送圖片只適用於黑白手機)。至於文字,外地的文字內容本來就不適合內地大眾市場,更何況”天下文章一大抄”是內地的真理。

去到後短訊市場,尤其彩色圖片下載,本是國外具品牌的圖片及卡通人物內容供應商的契機。然而,至最近為止,國內靠前的圖片下載服務,內容卻完全被性感圖片主導,卡通根本不能入流。跟Nik相識幾年,某世界知名卡通人物亞洲區經理M對Nik亦不違言,旗下的卡通角色即使在內地透過一線大網站銷售,下載量還是不甚了了。M抱怨,最要命的還是內地那種低價錢無限下載的消費習慣(正確地說,是激烈競爭下催生的銷售習慣),不但逼使內容供應商設計極多的圖片,更與日本公司那種重質不重量的本質背道而馳。

反觀台灣,情況則大大不同。除了市場生態健康外(詳見上周”台灣流動數據市場被不經意邊緣化”一文),市場門檻亦不高,對外資公司的規限很少。當然,最方便的營商環境還得數香港,但相對內地單是申請全國性增值服務牌照便要求一千萬元人民幣注冊資本而言,台灣的規管顯然寬鬆得多。

台灣的”哈日”文化亦給了日本內容很大的空間。在台灣待了只一周的Nik,詫異台灣的整個流動數據業跟日本竟是如此相似,不單體現在商業模式,就連整套思路,習慣,服務的細節,以致用戶的口味,都非常近似,”哈”在骨子裏。不過,Nik亦感到台灣的本土文化相當強,而且軟,硬件的開發能力都比香港強,要以香港的產品打進台灣市場,質量得進一步提高。

一直為公司管理內地業務的Nik,幾年來雖然自問非常努力,但成績只能說是不過不失。Nik深深感到,中國市場要求的某些成功元素,並非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能夠單靠努力而得到的。國內流動數據市場的巨大固然是不容致疑,但缺少了高層人脈關係的公司,在 “all SPs are equal, but some SP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 的情況下,即使如何努力,頂多只能目標成為二線SP而已。

反而,Nik覺得,台灣是個相對講求實力的市場,雖然手機人口比內地少十倍以上,但較高的物價加上其他有利因素,可能更適合有意進軍外地,但暫時不具實力”逐鹿中原”的本港中小流動數據服務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