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後差異化競爭”

想當年,幾個網絡商形象鮮明。這家主攻年青人市場,那家專照顧行政人員需要。這家以低價為賣點,那家至講求質素。電訊管理局發出多個流動通訊牌照,其中一個目的,正是讓用戶有多個選擇。

可是發展至今天,雖然網絡商還是有六個,手機款式、話費套餐、數據服務等卻“巧合地”如出一轍,個別特色差不多全消失了。是競爭過烈,應用商邊際利潤低得無法開發與眾不同的服務?是市場太小,無法細分用戶層?還是我們已經技窮了?

細看之下,市場其實也出現過一些很獨特的服務,如新世界的Twins Mobile和數碼通的瀛Phone等。可惜生命週期有限,未能持續。分析兩個服務,前者從獨家內容出發,後者則從獨家手機出發。要做獨家內容,如跟強大的內容供應商合作,網絡商要付高昂的獨家費用以彌補失去的六分之五市場;如跟小型內容供應商合作的話,不但收效不大,更是苦了生存空間已經不多的它們。況且,個別內容的生命週期一般不長──即使強如滾石樂隊,亦有大批市民大呼“老餅”。另方面,以獨家手機作招徠固然是好,但又有多少手機製造商願意為百多萬用戶的網絡商特製一款獨家手機(瀛Phone本為Vodafone特製)?

內容和手機獨家不成,要作長線差異化競爭,最有效方法莫過如使用CDMA網絡,與一眾GSM服務區別過來。改行CDMA的話,內容變相成了獨家,如美國有大量供應的BREW遊戲,日韓專為CDMA手機開發的WAP內容,類似i-mode的手機電郵等。至於手機,更是款款都跟GSM的不同了。客戶流失率減少,是自然而言的事。而且,對內獨特,對外卻不孤單。內地、日本、韓國、美國、泰國等地都可做直接漫遊。缺了歐洲,卻增加了港人至愛的日韓。

更重要的策略意義還在於可以靠攏中國聯通(又是背靠大陸那一套!),使用其一樣的CDMA-1X網絡(香港現行CDMA IS-95的升級技術)和一系列的相關規範。聯通憑藉巨大的中國市場,得到30多家CDMA手機製造商依照其規範開發手機(由於全球只有聯通使用帶“UIM咭”的手機,國內的CDMA手機嚴格來說全都是獨家的),由於主要是日韓的設計,很多手機款式都極之先進,有帶GPS的、可拍攝影像的、甚至將有帶電視接收的,非常適合香港人口味。另外,雖然未被國外關注,聯通的U-Max聯通無限(類似於i-mode的數據服務)正在急速增長,用戶眾多,內容的廣度和深度較香港現行的WAP服務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能把這些軟硬件都引入香港,市場肯定再次熱鬧起來。

誠然,建一個新網絡投資鉅大。不過,既然網絡商可以花費大量金錢於3G牌照和建WCDMA網,建個CDMA-1X網又有何不可?環顧各個網絡商,和記礙於全球性3G策略,再費勁在CDMA網上已沒可能。年前傳出CSL或把旗下TDMA網絡改為CDMA網之說,未被落實。聯通兩周前表示或會在港經營CDMA,只聞樓梯響…如此觀之,新世界和計劃上市的萬眾,無須背負3G包袱,只要能從電訊管理局手上得到頻譜,反而最有希望抓住這個商機。

建CDMA網也好,別的方法也好,可以肯定的是,廣大用戶正熱切期待一個胆識過人的網絡商,打破“後差異化競爭” 的市場悶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