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好累。年底回顧展望不夠忙,一天到晚追著幾個偷鮑女子,鞭打的鞭打,恥笑的恥笑,然後有人開心大發現SCMP報導幾個名字用普通話拼音,論證大陸移民才會如此墮落,然後又發現其實是記者自己翻譯拼音時用上英文,一時無語,又然後又發現記者是大陸來港,又可以論證大陸來的記者才會如此不專業。世界很大,很多事情需要關心,很多美好值得欣賞,如此議題設定有如自宮。七百萬人也好,十三億人也好,裡面有著著各種各樣,多出色到多無恥的人,如此簡單的事實,不懂的人,是根本不想懂。身份認同很不容易,但透過否定則簡單得多,有如要完全列出質數是有些數學家窮一生解決不了的難題,但要說出質數不是2的倍數不是3的倍數不是5的倍數。收音機雲妮鍾情在悼念梅豔芳的死忌,紛擾聲中,梅豔芳的歌就是清泉。 #anitamui #ckxpress

Posted on
香港人,好累。年底回顧展望不夠忙,一天到晚追著幾個偷鮑女子,鞭打的鞭打,恥笑的恥笑,然後有人開心大發現SCMP報導幾個名字用普通話拼音,論證大陸移民才會如此墮落,然後又發現其實是記者自己翻譯拼音時用上英文,一時無語,又然後又發現記者是大陸來港,又可以論證大陸來的記者才會如此不專業。世界很大,很多事情需要關心,很多美好值得欣賞,如此議題設定有如自宮。七百萬人也好,十三億人也好,裡面有著著各種各樣,多出色到多無恥的人,如此簡單的事實,不懂的人,是根本不想懂。身份認同很不容易,但透過否定則簡單得多,有如要完全列出質數是有些數學家窮一生解決不了的難題,但要說出質數不是2的倍數不是3的倍數不是5的倍數。收音機雲妮鍾情在悼念梅豔芳的死忌,紛擾聲中,梅豔芳的歌就是清泉。 #anitamui #ckxpress

香港人,好累。年底回顧展望不夠忙,一天到晚追著幾個偷鮑女子,鞭打的鞭打,恥笑的恥笑,然後有人開心大發現SCMP報導幾個名字用普通話拼音,論證大陸移民才會如此墮落,然後又發現其實是記者自己翻譯拼音時用上英文,一時無語,又然後又發現記者是大陸來港,又可以論證大陸來的記者才會如此不專業。世界很大,很多事情需要關心,很多美好值得欣賞,如此議題設定有如自宮。七百萬人也好,十三億人也好,裡面有著著各種各樣,多出色到多無恥的人,如此簡單的事實,不懂的人,是根本不想懂。身份認同很不容易,但透過否定則簡單得多,有如要完全列出質數是有些數學家窮一生解決不了的難題,但要說出質數不是2的倍數不是3的倍數不是5的倍數。收音機雲妮鍾情在悼念梅豔芳的死忌,紛擾聲中,梅豔芳的歌就是清泉。


Leave a Reply